桐花文學

快速搜尋
第2屆桐花文學獎小品文類入選【路返】

第2屆桐花文學獎小品文類入選【路返】

那一段路,我用了半輩子在找出口。 老家屋後有條小路,是條長約兩百公尺的道路,根據路寬、坡度及路旁景觀的差異,分作三段。老家位在前段,路寬僅夠一輛自家轎車通過,路的左邊正對一排水泥建築的後門,右邊則緊貼一戶舊式三合院覆上瓦頂的紅土磚房,爬上老家二樓的後陽台,可俯視整戶三合院,三合院正廳屋...
第2屆桐花文學獎小品文類入選【阿婆的花戒指】

第2屆桐花文學獎小品文類入選【阿婆的花戒指】

五月,油桐花一團團繽紛綻放,山頭漸漸雪白,就像阿婆的頭髮一樣。 我推著阿婆到附近的土地公廟走走,油桐花隨風飄落在阿婆的輪椅上,阿婆笑了開來,彷彿勾起了她的回憶,她緩緩起身再慢慢地走到路邊的草叢拔了根細草,然後不一會功夫手上就多個花戒指。 我由衷的讚嘆:「阿婆,仰恁慶腳,做到恁靚...
第2屆桐花文學獎小品文類入選【五月天】

第2屆桐花文學獎小品文類入選【五月天】

「和媽媽一起上去好嗎?」母親說。 春夏間舒適的氣候,是母親最愛的季節。她總是說,如果有一天地球停止轉動,但願是靜止在五月天。母親是個傳統的客家婦女,父親早年過世,年輕時為了養大一家,吃盡了苦頭。大學時期到美國留學,也在那待了幾年。身為家中的長子,始終放不下家裡年邁的母親,選擇回到台灣發...
第2屆桐花文學獎小品文類入選【落葉歸根】

第2屆桐花文學獎小品文類入選【落葉歸根】

有人說,你的回憶在何處,你的故鄉就在何處。多年旅居世界各地的我,即便飽覽了世界美景,在我心中那美不勝收如風景畫般詩意的仍舊是家鄉後山滿地遍野的桐花。 年輕氣盛,追逐夢想與自由的我,總覺得要追尋另一片屬於自己的天空,我的人生才會完整。而初到異地的第一天,我卻輾轉反側,難以入眠,接下來的幾...
第2屆桐花文學獎小品文類入選【那時花】

第2屆桐花文學獎小品文類入選【那時花】

花落在兩個人之間,像是一場浪漫電影的開頭。 許願的瞬間,我看見陽光透著樹灑落在你肩頭,將你點綴得像是上天給的幸福符號。 「夠了嗎?」你無力著,像是去了一趟很遠的旅行。 「累了嗎?」我無奈著,像是經歷了一場颶風的摧殘。 是的,我們之間像是去了一趟很遠的旅行。旅途中...
第2屆桐花文學獎小品文類入選【因為味覺的緣故】

第2屆桐花文學獎小品文類入選【因為味覺的緣故】

味覺是一種需要被反覆溫習的欲望。它不像視覺可以拍照,聽覺可以錄音。味覺必須使人奮不顧身親臨現場。 因為味覺的緣故,我去美濃。 國道十號開通以前,關於美濃,在我心中一直是醃漬的。那時我媽有位同事,她是美濃客家人,常會送我們一罐罐醃福菜、醃筍、醃黃瓜片。美濃的記憶於是以味覺開始,酸...
第2屆桐花文學獎小品文類入選【滿桌客家菜】

第2屆桐花文學獎小品文類入選【滿桌客家菜】

八月八號父親節早上,他忙進忙出,從陶缸挖出滿滿一碗梅干,要做女兒最愛的梅干扣肉。接著又跑回廚房,掏了掏水盆內的大腸,換一盆水再繼續泡著。可不能有騷味啊,女兒很挑食的,一點點騷味就不吃了。女兒太瘦了,一定要煮些她愛吃的,讓她養胖點。 其實平時他一個人住,這些東西是不太煮的,一來嫌麻煩,二...
第2屆桐花文學獎小品文類入選【白首山林】

第2屆桐花文學獎小品文類入選【白首山林】

「桐花開了!去兜風吧!」 你這樣約我。 我們不往山上跑,你說,美好的事物要留白距離才行。 於是,我們去了後龍的小漁港。 到達時潮汐正退,夕陽將落,而月牙還沒彈起。退潮後的沙洲,零零散散地有採蚵的阿婆,帶著花布頭巾,在溼地裡行走。她們曲著腰,像一支支彎釘深插在大地...
第2屆桐花文學獎小品文類入選【毋駛恁遽】

第2屆桐花文學獎小品文類入選【毋駛恁遽】

車駛進山城,緩緩地。 該是熟悉的景途,卻被擁擠的車況鬧得心浮氣躁。初二的人潮霸道了起來,以往的阡阡陌陌現在成了產業道路,人潮慕名著大塊大塊俗媚開放的波斯菊,而成畦的菸葉田已湮沒在月光山下了。 面對路上走走停停,外子在駕駛座上也顯得有點焦躁,但還是沉穩的開著車,一逕地維持著他的速...
第2屆桐花文學獎新詩類佳作【花田農家客】

第2屆桐花文學獎新詩類佳作【花田農家客】

我把春搗成泥 風卻把妳織成了毯 白泥毯上 碎碎地說好了不哭 藍衫醃漬 勤時汗如雨絲的妳 曬乾影子 我保存了當年風味 在相思斷腸 冬瓜封年的季節發酵 我的廚娘 打開珠寶櫥櫃 撒了把五彩七寶 連同硬頸上那串米珍珠粒摘下 與乾燥的綠香 研磨 澆灌熱流 化開 瓊漿玉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