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花文學

快速搜尋
第2屆桐花文學獎散文類佳作【夢土】

第2屆桐花文學獎散文類佳作【夢土】

順著風災過後才築起的河堤走來。堤邊種了十年的青楓,和毒辣的日頭拔河似地想搶下幾片陰涼,卻稀稀疏疏地成不了氣候。烈日下的溪水,泛起刺眼炫目的晶晶點點。 河堤懶懶地拖了個彎靠在左岸的山壁上,再緩緩隱入丈餘高的芒草叢中,像極了一尾吃撐了正享受日曬的巨龍。草叢後的山壁陡地拔高數十丈,是這山與暴...
第2屆桐花文學獎散文類佳作【相思成炭嘆相思】

第2屆桐花文學獎散文類佳作【相思成炭嘆相思】

曾幾何時,桐花已經變成眾人認同的「客家象徵」,尤其是 在桐花盛開的四、五月辦理各式「桐花祭」,更是把客家與桐花行銷到家喻戶曉,只是,另外一種樹種「相思樹」應該可以算是早年客家人的最愛,它的經濟效益不小於油桐樹,卻少被提及,想來相思樹應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有人說它叫「香絲樹」,也有人說...
第2屆桐花文學獎散文類佳作【粄】

第2屆桐花文學獎散文類佳作【粄】

鹹香的蘿蔔乾伴著紅蔥頭些微辛嗆香氣,在軟嫩的菜包裡滿滿的溫暖,我第一個有印象的味道就是這小小兩手捧著的故鄉滋味。 小時候只知道回阿嬤家就有愛吃的味道可嚐,總在期待有著節日的時候可以回阿嬤家玩。阿嬤家屋外長長的板凳上,印象總有根扁擔壓著個白布團,扁擔的兩端被綁的結實,利用竹片特有的韌性那...
第2屆桐花文學獎散文類佳作【兩个叔婆太 兩蕊桐花無共樣】

第2屆桐花文學獎散文類佳作【兩个叔婆太 兩蕊桐花無共樣】

今年看到桐花開就有較慢兩禮拜咧,入山口,認真看等這兜 桐花,逐蕊花个花皮就白到恁相像,就係摎白雪个白無共樣,桐花个白像玉仔个白、像乳汁个白,恁樣晶亮溫潤个白儘難形容,就喊做「桐花白」好了。毋過無共叢,花皮共形共色,花心就共形無共色,較常看到个有兩種,黃綠色一種,黃紅色一種,阿達仔思想起...
第2屆桐花文學獎散文類佳作【我們去看油桐花】

第2屆桐花文學獎散文類佳作【我們去看油桐花】

那天妳被送進加護病房,醫生說妳的肺部有很多痰,已經用最好的抗生素治療。下午探病的時間一到,我就快步的走進加護病房。妳的眼睛張得大大的,靜靜的望著天花板。我趨近妳的耳畔,重複的問妳「會餓冇?」妳偶而還會回答:「毋會!」病房的螢幕連著妳的身體,妳還是靜靜的望著天花板。瘦骨嶙峋的雙手平放著。妳罕見的...
第2屆桐花文學獎散文類優等獎【時光記憶】

第2屆桐花文學獎散文類優等獎【時光記憶】

妳知道這次病得嚴重,經過兩個月的住院調養,總算回到家。醫生開刀後似乎也將許多記憶抹去,妳忘記了許多名字,忘記如何表達,甚至已忘記自己該如何講話,講自己的母語。 四周灰暗暗的,僅有的光源來自當初廚房增建要求的兩片透光浪板。浪板上有些落葉、雜物,遮住許多黃黃淡淡的微光瀉在兩坪大的舊廚房。妳...
第2屆桐花文學獎散文類首獎【油桐樹下的豬】

第2屆桐花文學獎散文類首獎【油桐樹下的豬】

當油桐花開,你總記起自己是白癡、是豬,而且是腦震盪的豬,然後開心地笑了,你當時不明白姊姊為什麼哭,哭得那樣悽慘,連樹身也跟著顫抖,風一吹,落下滿地白色淚花。 你安慰姊姊,不要哭,豬很好,我喜歡豬,各種豬都喜歡,老師說我是豬有什麼關係。 姊姊聽完,哭得更慘。 有好長一段時...
第2屆桐花文學獎小品文類入選【時代無共樣咧】

第2屆桐花文學獎小品文類入選【時代無共樣咧】

從有記憶以來,山邊、屋後、小路旁都看得到油桐樹,像山窩裡到處都是榕樹、樟樹、油加利樹一樣自然,開花時節一叢一叢的雪白,就像鳳凰木一樹一樹的火紅一樣燦爛,季節變化萬物更迭,日升日落花開花謝,再習以為常不過的事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賞桐花卻變成了一年一度的盛事,四、五月間的流行話題,...
第2屆桐花文學獎小品文類入選【路返】

第2屆桐花文學獎小品文類入選【路返】

那一段路,我用了半輩子在找出口。 老家屋後有條小路,是條長約兩百公尺的道路,根據路寬、坡度及路旁景觀的差異,分作三段。老家位在前段,路寬僅夠一輛自家轎車通過,路的左邊正對一排水泥建築的後門,右邊則緊貼一戶舊式三合院覆上瓦頂的紅土磚房,爬上老家二樓的後陽台,可俯視整戶三合院,三合院正廳屋...
第2屆桐花文學獎小品文類入選【阿婆的花戒指】

第2屆桐花文學獎小品文類入選【阿婆的花戒指】

五月,油桐花一團團繽紛綻放,山頭漸漸雪白,就像阿婆的頭髮一樣。 我推著阿婆到附近的土地公廟走走,油桐花隨風飄落在阿婆的輪椅上,阿婆笑了開來,彷彿勾起了她的回憶,她緩緩起身再慢慢地走到路邊的草叢拔了根細草,然後不一會功夫手上就多個花戒指。 我由衷的讚嘆:「阿婆,仰恁慶腳,做到恁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