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花文學

快速搜尋
【短篇小說類】佳 作_桐花手記

【短篇小說類】佳 作_桐花手記

  時候將至,屆時,我已準備好了自己的墓誌銘。這份墓誌銘經過我數度修改,變得愈來愈精簡,逐漸達到了令人滿意的程度,因此,我不需要再擔心了。   從學生時代開始,對於墓誌銘,我就有一份特殊的癖好。 記憶中,我曾到過一處神秘而美麗的墓園,那座墓園彷彿是有生命的,浮雕著精美花朵圖案的...
【短篇小說類】佳 作_歸處

【短篇小說類】佳 作_歸處

晚年隱居的發來嬸消失在山腳老屋的靜好時光裡。  沒人接到她的消息,似乎已從人間蒸發,歸入失蹤人口檔案裡。  鄰人憶起最後印象,只見她清瘦背影穿越油桐花交織成的古道步入山林,帶上最愛的畫筆和對世事了然於心的眼睛,也許還有狗隻尾隨而去,沒有留下隻字片語的老屋如今成了遊人如織的景點,環伺空屋,偶然飄落的漫...
【短篇小說類】優等獎_離別

【短篇小說類】優等獎_離別

命運本身,比我們說得更好,看得更清楚──蒙田(Michel de Montaigne)  榖雨過後。  天氣逐漸濕暖,凌晨仍有些許寒意。夜半才飄起的雨像絲線細細的下著,無聲的墜落在瓦片上,滴落在石子路。後院那株玉蘭花因為寒冷而凝固的香氣隨著春雨潤澤而舒捲伸展開來。  簷脊聚承了飽滿的雨水,滴滴答答的...
【短篇小說類】首 獎_溪砂

【短篇小說類】首 獎_溪砂

青佑接到請簡,陶窯的姜老闆要舉辦個展,展出地點就在窯場。  那座老窯從前是劉師傅的。青佑少年時跟著劉師傅作了幾年陶,學校畢業後不再做陶,卻進入矽砂廠工作。劉師傅去世後,無人繼承窯作,姜老闆買下老窯,開了間咖啡屋,生意清冷,倒是重新燃起了窯火。  陶窯位在石子溪上游。群山溪谷間,變質砂岩上有斷層,溪水...
【散文類】佳 作_桐花翻飛

【散文類】佳 作_桐花翻飛

  外公居住在北部的山間小鎮,客家人的聚落。據說外公當年是為了躲避債務才搬到這裡。憑著他的木工手藝,賣起家具的生意。外公之所以會背負債務,全是因為外婆。外婆喜歡玩「大家樂」,每玩輒輸,拖垮了家裡的經濟,還背著外公向組頭借錢繼續玩。搞出來鉅額的欠款最後無力償還,連夜逃走,來投靠外公的結拜兄弟,重新起家...
【散文類】佳 作_我們看桐花去

【散文類】佳 作_我們看桐花去

那年五月,說好要一起去看桐花,臨時卻因事爽約,從此,我失去了好朋友阿香。後來,因為她,每當桐花飛雪的時節,我也成了追花人。  相簿裡還有一張阿香送給我的照片,上頭的背景,一株一株高高的油桐樹輕搖寬闊的葉子好像在搧涼,樹底下,白色的油桐花掉滿地,七個穿著鮮豔衣裳的木頭小矮人,笑得很開心,倚著樹幹手比「...
【散文類】佳 作_站在水源匯流處

【散文類】佳 作_站在水源匯流處

站在水源匯流處,思緒也複雜起來。   你無法釐清哪些是狂悲狂喜擠壓釀滴的甘醇原汁,哪些是囫圇吞棗消化不良遺忘的晦氣雜物,相互糾纏割裂不開,但這些都無所謂了。   照著導覽協會的建議,閉上眼睛,靜默不語地對著山谷,讓油桐樹精喚醒你的神經,讓樟樹下的伯公驅趕內心陰鬱的厲鬼,這是一段療程,根本...
【散文類】佳 作_秘境花嫁

【散文類】佳 作_秘境花嫁

輕輕的蹲下,彷彿你從沒蹲下過。輕輕的撫摸,彷彿你從沒摸過。  對,我想讓你撫摸掉落在地上的油桐花。那種柔軟又透著微韌的質地,像你所知道的我。  瞧,有花落到你身上了,感覺到了嗎?春風,吹起飛雪飄零,噓,別動,讓細碎花瓣拂過你的臉,停留在我們的髮梢!  一、二、三,西瓜甜不甜?甜。  讓我在桐花雨下吻...
【散文類】佳 作_桐話

【散文類】佳 作_桐話

桐話很小很小的時候,我早知道後山山坳裡那棵傘蓋般的大樹會開花,花季就在吃完枇杷之後,蟬聲響起之前。   後山一片蔥翠,阿爸栽植的果樹依時花開、花落、結果、採收,四時風光各異,於看天吃飯的農家而言,或許那只是可以供給終年溫飽的一方母土,隨時序變化的花果風情已是無暇欣賞的抽象藝術。但是對於不解大人...
【散文類】佳 作_油桐歲月

【散文類】佳 作_油桐歲月

對春訊最敏感的,該是院子裡的那些花花草草了。才有那麼點兒春意,它們就忙著發芽抽枝、打苞開花。當然,身為庭院的主人,我也忙著整地、修枝、除草、施肥,忙得不可開交。   哪一棵樹、哪一株花,該修該剪,心中自有分寸,因此下手也極為俐落。只是每當面對高已過牆的油桐樹,便有幾分猶豫了。   明知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