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花文學

快速搜尋
第5屆桐花文學獎一般組短篇小說類首獎【柔涼的感覺】

第5屆桐花文學獎一般組短篇小說類首獎【柔涼的感覺】

縫隙。   兩道縫隙。   一道寬些,一道窄些。   客觀而言,都不算大,可是看在至親眼裡,卻已大到不可忽視。   阿傑閉上眼睛,杵在那裡兩秒鐘,強力壓下一波波升起的恐懼。   哥哥阿...
第5屆桐花文學獎一般組散文類佳作【神龕】

第5屆桐花文學獎一般組散文類佳作【神龕】

每天一大早,外婆撕下牆上的大字日曆,開始她忙碌的一天。她搬出餐桌下的板凳,蹬上,向架在半空中的神龕舉香膜拜。 我不明白為什麼家裡的神龕不立在地面上,卻和四處遷徙、客居的外公外婆一樣,沒有根,懸在半空中?祂的境遇竟和我們一樣,蝸居在擁擠的都市、狹小的空間?或許是保留神龕的權宜之計。...
第5屆桐花文學獎一般組散文類佳作【戲毒】

第5屆桐花文學獎一般組散文類佳作【戲毒】

我深信演戲登臺會讓人上癮,欲罷不能。如果戲癮難戒,日積月累行將化成戲毒。一種無法根治的慢性舞臺毒。 醫學系大四這年,我參加臺北榮民總醫院的毒物研習。在將近半年的時間裡,每週有三個晚上,我必須在醫院的毒物中心輪班值勤,負責告訴來電無措的病患或家屬,一旦中毒時的緊急應變。我備妥二冊應...
第5屆桐花文學獎一般組散文類佳作【畫】

第5屆桐花文學獎一般組散文類佳作【畫】

小學五年級的時候,我畫了一幅醫生的畫像,畫裡面有一位醫生,穿著白袍,拿著聽診器,正聆聽一個病人的心跳。他的醫生袋子放在桌子上面,棕色牛皮已經很破舊,散發著和平的氣味。診所裡的藥架上,擺滿了五顏六色的藥罐。這幅畫在日本兒童繪畫比賽裡面,得到金牌。 我趴在飯桌上畫這幅畫的時候,父親正...
第5屆桐花文學獎一般組散文類佳作【雪擁鄉關】

第5屆桐花文學獎一般組散文類佳作【雪擁鄉關】

陽曆四月末,暮春孟夏之交,花香將盡,草木葳蕤。生命的浮華終究要歸於璞真,向著厚重和平實前行。這樣一種交替的季節,註定要在歲月車軸裡顛簸出不同凡響的風景。 每年的這個時候,我都要放下手頭的雜務,一身素淨地趕回三百公里外的老家。就像一粒在空中遊蕩的浮塵,終是要回歸土地的。這一次我例外...
第5屆桐花文學獎一般組散文類優等獎【你心底的那幾抹色彩】

第5屆桐花文學獎一般組散文類優等獎【你心底的那幾抹色彩】

總有幾種色彩,在你想起故鄉的時候,靜靜在你心裡的調色盤裡,選出幾個主要的色彩,以一種並非遲疑,而是敬虔的緩慢,擠出彩管內的顏料,加一點白色,讓這個顏色鋪透著奶淺的淡;加一點烏色,使那個顏色橫陳著稠重的濃,構成你曾經看過,那樣難以忘記的美好風景,鐫刻出你記憶裡,那幅溫馨的圖像。 橙...
第5屆桐花文學獎一般組散文類首獎【灶工前的記憶】

第5屆桐花文學獎一般組散文類首獎【灶工前的記憶】

小時候,我最喜歡坐在灶工前1的小板凳,看著爐灶裡熊熊的爐火,看那像蛇舌般的火焰,在鍋底下四處流竄,我的內心中總會興起莫名的興奮。記憶裡,爐灶孔裡黃澄澄的爐火,陪伴我度過無數快樂的童年歲月,尤其是在寒冬的大清早,那暖暖的爐火,總是把我的臉頰烤得紅咚咚的,把我的身體烤得暖暖的。而讓我更珍惜的是坐在...
第5屆桐花文學獎一般組新詩類佳作【客家小炒】

第5屆桐花文學獎一般組新詩類佳作【客家小炒】

老灶懷中抱著青黑鏽鍋 兩匙清油下鍋 點燃的那把火是家鄉味道的開頭 蔥蒜披上綠衣隨手腕律動,與辣椒攜手共舞 魷魚揮動多足,讓豬五花敞開胸懷 芹菜豆干不甘示弱地散發獨特的氣息 拌炒出的嗆香帶著鮮亮色澤 襯出了一直以來的熱情和好客 少許...
第5屆桐花文學獎一般組新詩類佳作【愛樣般轉去舊陣時客家南洋?】

第5屆桐花文學獎一般組新詩類佳作【愛樣般轉去舊陣時客家南洋?】

夢中的細阿妹仔2 睜起炯明眸子叩問水泥森林 到底還要攀落幾多座艱難的大青芭、橡膠園 才能追回舊陣時那勃鬱四野的炊煙和那綠蔥蔥村莊的深情 一缶清茶、幾條山歌、四時不缺雞矢籐和幽香艾草的鄉野 那兒吹不到刺骨冷冽的寒風只有靜清的河水一圈一圈漾開 歇腳的犁...
第5屆桐花文學獎一般組新詩類佳作【一張客家花布的結婚照片】

第5屆桐花文學獎一般組新詩類佳作【一張客家花布的結婚照片】

樹的肩膀鬆鬆垮垮 祖宗的皺紋像掉落的桐花 老弟、老妹,坐在圓板凳上 屋內的鏡子慢慢透光 阿姆捧著一束紅色的牡丹花 花香誘惑身旁瀟灑的阿爸 阿爸的頭頂有一盞燈 亮在害羞阿姆的臉頰 老屋的牆壁上有一隻壁蛇仔 鞭炮掉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