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花文學

快速搜尋
第4屆桐花文學獎一般類短篇小說組優等獎【身騎白馬】

第4屆桐花文學獎一般類短篇小說組優等獎【身騎白馬】

我騎著白馬,上了高速公路,眼淚卻再也不聽使喚,我叫貝貝「衝啊,阿婆在等我!」貝貝轉頭看了我一眼,後腿開始踢土,像牠每次衝刺之前的預備動作,然後,四腳原地踩踏,接著,蹬跳出去,帶著我,奔躍高速公路。       我阿姆總說,「半夜想盡千條路...
第4屆桐花文學獎一般類散文組佳作【包覆】

第4屆桐花文學獎一般類散文組佳作【包覆】

濃密的夾竹桃林包覆著極不醒目的尼姑庵,那是在屏東鄉下的小村─石光見,夏季的豔陽烘熱了徐徐微風,夾竹桃花鮮豔欲滴,著眼似也能燙人,搖曳之中得以望見尼姑庵外的住家、阡陌小路、和相映搖蕩著的椰影。我行走在陰涼的迴廊裡,耳際蟬噪如雷,香爐裡剛安插的幾炷香緩緩燒著,煙霧在燠熱的空氣中如落入池塘的水滴般漸...
第4屆桐花文學獎一般類散文組佳作【童兒花種】

第4屆桐花文學獎一般類散文組佳作【童兒花種】

高山雨停,灶房後的青石水缸,泛出幽冷神色。缸後斷崖上,一塊巨石深嵌在遍植油桐的土地裏。正值清明,五瓣桐花鋪撒在石面,或沾染時雨,萎落在巨石下的陰溝中。桐林內,清淡霧靄裏,露出幾座剛被翻新的墳頭,墳前紫色靈幡拂動。外婆曾在墳間踟躕,神色比清明花雨更顯隱約、清寂。堂屋簷梁下的柴火,或捆或散,在黑瓦...
第4屆桐花文學獎一般類散文組佳作【臭屁王】

第4屆桐花文學獎一般類散文組佳作【臭屁王】

獨自開夜車回家的路上,奔波在基隆與新竹之間,淚水倏地滴了下來。   忽然就想念起爸。           小時候住鄉下,夏夜最愛坐在三合院的曬穀場聽爸講古。他有一個金字招牌...
第4屆桐花文學獎一般類散文組佳作【走著……走著】

第4屆桐花文學獎一般類散文組佳作【走著……走著】

1.     出了校門口,一個三叉路。     三角埔的第一家是間棉被店,老闆打著赤膊滿臉汗珠,從背後垂下根繩吊著木弓,噔~噔~噔…彈著棉被。第二間是五金店,賣的鐮刀畚箕勺子麻繩錫桶…&he...
第4屆桐花文學獎一般類散文組佳作【父親的六食事】

第4屆桐花文學獎一般類散文組佳作【父親的六食事】

第一食   食魂  在眾多的食材中,番薯,是客家的食魂。     番薯來自番邦,明萬曆年間,廣東客家人林懷芝在交趾國醫治了該國的公主,國王賞賜一條蕃薯,由於當時交趾國嚴禁番薯外傳,名醫心想引回家鄉種植,他向國王提出生食...
第4屆桐花文學獎一般類散文組優等獎【坡陡路長】

第4屆桐花文學獎一般類散文組優等獎【坡陡路長】

每每經過這段爬坡道,總堵得你心慌。目的地就在眼前,偏卡在從出口匝道一路回堵的車陣當中動彈不得,看著多少爭道搶先的車輛專走旁門左道卻是橫行無阻,非但心癢難耐,更氣得咬牙切齒,卻也莫可奈何。此時,不甘坐困的記憶,就會越過蜿蜒攀附的長蛇,四下尋覓那台多年前頻頻於此往返的車影…&hell...
第4屆桐花文學獎一般類散文組首獎【馬賽魚湯的腥和客家菜尾湯的酸】

第4屆桐花文學獎一般類散文組首獎【馬賽魚湯的腥和客家菜尾湯的酸】

大學時,和好友同時迷上了英國作家彼得‧梅爾的《普羅旺斯的一年》,都渴望有一天,能揹著簡單行囊,隻身到南法一探。好友今年就要邁入四十大關,終於鼓起勇氣一圓她的夢,放下一切,獨自到南法,進行了一趟完全不假手他人的自由行。   回台後,她急忙捧著數位相機來向我獻寶。   感謝先進的科...
第4屆桐花文學獎一般類小品文組佳作【婆婆、媽媽與親家姆】

第4屆桐花文學獎一般類小品文組佳作【婆婆、媽媽與親家姆】

當年姐訂婚,親戚紛紛諫言勸阻:「客家男人,兇悍又吝嗇,女兒嫁過去,從早忙到晚,若是娶客家媳婦倒好,勤勞又持家…」母親憂心忡忡,知道傻女兒意志堅定,只得惴惴籌辦起婚嫁諸事。     新婚不久,母親要我作陪前去突襲檢查,公寓門口,夫婦倆嘻嘻哈哈市...
第4屆桐花文學獎一般類小品文組佳作【桐花開了】

第4屆桐花文學獎一般類小品文組佳作【桐花開了】

群山陡然俯身,伸出長長斜坡如臂,攔住一路狂洩的車流。被圍堵的車潮漫過坡頂,倒灌淹沒整段高速公路;煞停聲哀鴻遍野,車車剎紅眼依舊緊追不捨,直到哭紅一雙雙燈眼動彈不得。 三義交流道每逢假日,總是讓一顆顆汲汲奔忙慣了的城市的心,堵得發慌。一路斜靠休旅車上不發一語的父親,忽地坐直身子,不住轉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