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花文學

快速搜尋
第4屆桐花文學獎一般類小品文組佳作【歲月的隱喻者】

第4屆桐花文學獎一般類小品文組佳作【歲月的隱喻者】

花開有聲,在這靜謐的山中,每年在這個季節,我總是開著車帶母親來看桐花。四五月了,立夏時節剛過,空氣中初透著燜鬱的感覺,俱被這白色花毯給輕輕撢逝。   南庄山城的天空非常亮,蒼穹藍得像油漆剛刷上去,沒有一絲雲影。父親過世後,因工作忙鮮少回家來看母親,一有假期便奔赴回來陪陪母親。小時候,也...
第4屆桐花文學獎一般類小品文組佳作【茶香】

第4屆桐花文學獎一般類小品文組佳作【茶香】

記憶中,我家的茶香,不是泡出來的。 阿公住在老家新竹縣的寶山,他的茶園,養育了爸爸幾個兄弟姊妹。每個孩子不等長大,就飛出去。因為靠茶業收入微薄,而食指浩繁,阿公是辛苦的。阿婆也是難為。 四、五群孩子:我爸爸的兄弟姐妹,以及逝去的阿婆收養的童養媳,續弦的阿婆也有一群孩子和童養媳。...
第4屆桐花文學獎一般類小品文組佳作【老ㄟ】

第4屆桐花文學獎一般類小品文組佳作【老ㄟ】

男人貼靠著牆,似笑非笑地直盯著電視裡哭得呼天搶地的本土劇不發一語。「ㄚ不是死尫,哪有人嚎這款咧啦!」擱下飯碗,滿頭銀髮的老婦叨叨笑罵著。忽回頭問說: 「老ㄟ,你講對冇?」 沒有回答。婦人捧起碗繼續邊吃邊看偶爾嘀咕個兩句,男人始終笑而無語。夜裡的風似乎特別好動,不時搖晃門庭那株老...
第4屆桐花文學獎一般類小品文組優等獎【吳老師的福菜甕】

第4屆桐花文學獎一般類小品文組優等獎【吳老師的福菜甕】

吳老師超兇,老爸小時學鄰童喊:「客郎仔」語氣輕蔑,她當頭一記:「客家人就客家人,幹嘛怪聲怪氣」那擊很結實,老爸額頭的紅腫很久才消。     可吳老師早年的弟子不這麼說。他們的父母大都在街市討生活,放學如放生,吳老師帶回家,餐桌茶几團團坐,她眼盯跂跂學爬長女...
第4屆桐花文學獎一般類小品文組首獎【阿姆个鹽生瓜子】

第4屆桐花文學獎一般類小品文組首獎【阿姆个鹽生瓜子】

二、三月時,家裡菜園裡阿姆用竹枝交錯架起一排排的竹子隊伍,有的爬上了豆苗,有的爬上了瓜籐,整整齊齊、綠綠油油美極了。 在四、五十年代,鄉下窮沒錢買肥料,於是,除了挑大糞加肥外,家裡尿桶的尿水也是澆菜的好肥料,挑到菜園後,得另外到田溝裡挑水來稀釋,否則會把菜鹹死。 到了三、四月時...
第4屆桐花文學獎一般類新詩組佳作【千年桐】

第4屆桐花文學獎一般類新詩組佳作【千年桐】

假使其他條件不變,源自喜悅的欲望會強過悲傷的慾望。 ──史賓諾莎《倫理學》   這個族群習慣在炎日曝曬下沉默站立 將枝頂包裹成心,於是 每片葉的掌紋有了星狀脈搏 他們撐一座守望的林 開一季燦爛的雪 那雪,以詩的身影斜飛 ...
第4屆桐花文學獎一般類新詩組佳作【硬頸的轉音─向客家流民拳致敬】

第4屆桐花文學獎一般類新詩組佳作【硬頸的轉音─向客家流民拳致敬】

繞了一圈,才發現青春的歲月 還在旁邊守候,一個流亡的少年 不斷受傷,兵荒馬亂的拳腳 年代,日子不再靜好,有一些轉音 落在棍尖,只為了聚散顛沛的 離合,刀槍變成移墾的招呼 一切就只能速戰速決     ...
第4屆桐花文學獎一般類新詩組佳作【飲饌之間】

第4屆桐花文學獎一般類新詩組佳作【飲饌之間】

柔軟的光線穿過懷舊氣味 像是筍乾浸過水 屋宅裡微微發甜 一日將盡,我卻看見了 廚房緩緩疊起雲霧 白色且濕熱的水氣 跋涉過山林,從老家來到這裡 繚繞兩個女人的頸際 以及髮鬢,凝結成內斂的露水 不時滴落下來 當客語和國...
第4屆桐花文學獎一般類新詩組佳作【阿婆的目汁】

第4屆桐花文學獎一般類新詩組佳作【阿婆的目汁】

舊曆四月   山頂的紅肉李  紅了 阿婆滴目汁 搆不著李樹 採不著果實 山下的庄   不同於山頂的厝   山頂的梅子  熟了 阿婆滴目汁 食著的Q梅 ...
第4屆桐花文學獎一般類新詩組佳作【白色風鈴─致我遺失的字音】

第4屆桐花文學獎一般類新詩組佳作【白色風鈴─致我遺失的字音】

五月的舞步,自寂靜的陽光迴旋 像鞦韆上的童年,恰巧路過中年的額間 我望向那株迷戀時間的油桐,彷彿 聽見了白色的聲音踱步,天空依舊蔚藍 阿姆的木屐依舊藏在 記憶的灶底   五月的相思,像是兩片心型落葉 彼此取暖;五月的山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