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花文學

快速搜尋
第4屆桐花文學獎一般類新詩組優等獎【細雪─雨季賞桐訪芎林鹿寮坑】

第4屆桐花文學獎一般類新詩組優等獎【細雪─雨季賞桐訪芎林鹿寮坑】

島嶼五月,雲氣深入山的紋理 我們追索雨的行蹤,臨摹 水澗煙橫的走筆,啊這春日 疏落的色彩多像是你因為精美 而四處留白的潑墨畫 淡天一片琉璃 可能也為城市之外的漂泊而傾心 薄雨收寒,你身著短衣輕衫 春意在你的身上蜿蜒先至 ...
第4屆桐花文學獎一般類新詩組首獎【桐花說】

第4屆桐花文學獎一般類新詩組首獎【桐花說】

在我的飄墜裡,有雨 從梯田凹凸,起伏的臉頰 滑落。看見有人無聲地走 準備離開,沿著山歌砌成的 古道,生活湍急的渡口 往城市,往一種遙遠   我看見她們,在廚房 反覆醃漬著日常,晾曬 過鹹的情緒。如果有人 ...
第3屆桐花文學獎小說類佳作【柿子】

第3屆桐花文學獎小說類佳作【柿子】

1、電視   太陽烈得讓人睜不開眼,傅福昌低著頭經過被一排排圓篩佔領的院子,走進屋內。大門從來就沒在大白天裡閉上過,從院子往屋內看,正廳是公媽桌。三合院的佈置很單調,對傅家來說卻是一種純樸。也不單是傅家,這周遭少說百戶人家都是這種簡單純粹的建築。 傅福昌繞過正廳進了旁邊的客廳,人到了屋...
第3屆桐花文學獎小說類佳作【窗外】

第3屆桐花文學獎小說類佳作【窗外】

她母親一家都有高血壓的毛病。阿公六十四歲時,突發性腦溢血,被死神抓走,二舅五十八歲、第三次中風後,在護理之家被耶穌帶走,而大舅,年前因急性腦溢血引發車禍,癱了右手右腳,住進療養院。 母親眼見父兄一個個升天,特別小心自己的狀況,但脾氣一來,收縮壓還是能輕易飆上一百五十毫米汞柱。冬日的夜裡,阿...
第3屆桐花文學獎小說類佳作【豬數諸事】

第3屆桐花文學獎小說類佳作【豬數諸事】

「豬數」講白就係豬帳,有人寫「豬事」。豬數毋係小可事,豬仔會牽出豬數,豬數又會牽出諸事。無想到,兩條豬數,就識牽出諸事三、四大嬤條。 一、轉老屋 公路車坐歸日,又在花蓮盤火車,五十零歲个徐阿廣轉到縱谷个小鎮馬里庄,西片山遮忒下晝吂五點个日頭,暗昏个小鎮車頭,一儕人擐等細皮箱仔行出來...
第3屆桐花文學獎小說類佳作【茶陽娘子從前事】

第3屆桐花文學獎小說類佳作【茶陽娘子從前事】

   清明節後   挨近中午,忽地下了好一陣急雨,蓮娣忙不迭將平時當作借力的雨傘撐開來,一把鋼骨傘子倒是沉甸甸的,黑布面上滴溜溜亂響,雨聲如豆兒滾動——可就那麽片刻,走過了指環街,卻無端的漸小了;見路口側邊天妃廟搭起外棚,那回環倒掛...
第3屆桐花文學獎小說類優等獎【血桐花】

第3屆桐花文學獎小說類優等獎【血桐花】

    你從來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來到這裡,雖然你一生至此都是漂泊,但是傲骨不變,從未因為身為過客而自慚形穢。那好,就把這裡也當作路過的一間旅店吧,反正也已經是最後一夜。     比起你待過的無數個旅店,這裡已經是上等。怎麼說呢?幼時的你曾與...
第3屆桐花文學獎散文類佳作【雙足】

第3屆桐花文學獎散文類佳作【雙足】

  護士打開病房大門,裡頭靜悄悄地。昏暗的房間內隔成八個床位,隱隱散出霉味。母親在最裡頭的位置,我快步向前,想趕緊越過其他床位哀聲喊痛的病人。   匡噹。   靠近母親病床的時候,我踢到床邊的一個盆子,它傾倒在地,在密閉狹小的空間內嗡嗡作響。   鐵盆的外圍已有些腐鏽,裡頭烏黑一片...
第3屆桐花文學獎散文類佳作【外公看病】

第3屆桐花文學獎散文類佳作【外公看病】

醫生初見我的表情,像看到不存在的幽靈,支出我,到診間外的走道,跟我說外公看病總是獨來獨往,他一直以為外公是獨居老人。三年前,醫生診斷出外公罹患攝護腺癌,也不知該通知誰。診間內,外公默不作聲,診間外,我訝然靜默。無聲中,我的心像一條鉸鏈,輕輕呼吸,就痛徹心脾。 外公有病卻隱瞞,聽聞子女病...
第3屆桐花文學獎散文類佳作【金色垃圾桶】

第3屆桐花文學獎散文類佳作【金色垃圾桶】

    上小學前,我從沒看過垃圾桶。     家住新竹縣客家小鎮邊陲,不論是三合院祖屋,或是村莊上鄰居,日常垃圾都被棄置在門後角落,稱為「垃圾角」的集散處,客家話稱「門扇角」,取其在門後迴旋處畸零角落之意。堆積一段時日,拿掃帚畚箕進行定點搜集至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