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花文學

快速搜尋
第3屆桐花文學獎散文類佳作【天使沒有毒】

第3屆桐花文學獎散文類佳作【天使沒有毒】

    最近,我常幫人洗腳,像俾女一樣蹲著,或跪著,舉起主人的腿,從膝窩到腳板,來回擦拭,接著抬起腳掌撥開趾縫,讓毛巾穿過一道一道縫隙,帶走積累一整天的污垢,與汗漬,讓小小空間也能大大呼吸。        ...
第3屆桐花文學獎散文類佳作【油桐樹下个掌牛哥仔】

第3屆桐花文學獎散文類佳作【油桐樹下个掌牛哥仔】

起始   遠遠看仔去對面山个龍峎頂,樹仔生來無幾高,怕係風爐缺个關係,這兜樹仔長年透天就係恁仰形,崩崗唇个石壁項綻出一頭榕樹,該顛倒生到當旺,還細个時節毋知哪來个膽,爬到榕樹項抓蟬仔搞,擎頭一看係見毋着天,生命力量係分大家道嘆定定,逐年到四、五月山排个草竇肚,斷烏邊會有緊眨仔...
第3屆桐花文學獎散文類佳作【不死鳥】

第3屆桐花文學獎散文類佳作【不死鳥】

    該暗晡,真係詭異得使人永生難忘! 一隻大鳥仔,半夜三更飛入𠊎兜茅屋肚裡,翼翍翍恁大聲使得規家人夢魂驚醒,𠊎兜恅著係麼个怪物?阿爸點著「氣死風燈」个煤油燈,忽高忽低个火苗,使滿屋子搖曳舞動个幢幢鬼影更增添詭異氣氛,這隻從來沒看過个怪鳥,就佗阿爸摎阿姆圍捕下衝落...
第3屆桐花文學獎散文類佳作【福菜人生】

第3屆桐花文學獎散文類佳作【福菜人生】

  天空藍的發亮,我和妳一起將「腳盆」(容量大的鋁盆)裡醃有一星期的芥菜取出依依掛在竹竿上。嘴饞,撕了一小片芥菜葉放入嘴裡,哇!久違的苦澀,直衝腦門。不一會兒,空氣裡又飄揚著縷縷的甘香及若有若無的甜味,我整個人的思緒沉浸在嗅覺的國度裡……「還不敢緊曬芥菜,...
第3屆桐花文學獎散文類佳作【客庄阿婆】

第3屆桐花文學獎散文類佳作【客庄阿婆】

阿婆總是赤腳,像一隻藍灰色的大鳥,眼睛咕嚕咕嚕看著你。 許多童年時光,你就在阿婆菜園裡半夢半醒,讓蠕動的菜蟲騷癢手心,咬噬未結束的夢境。你喜歡這裡,雖然許多話聽不懂,許多長輩、舅公、舅婆的稱呼也不清楚,但你知道大家的關心,就像自己關心木桶裡蠕動的菜蟲,擔心牠們的未來處境。 四月...
第3屆桐花文學獎散文類優等獎【記清明】

第3屆桐花文學獎散文類優等獎【記清明】

 喧天震耳的火炮聲伴隨著遍地紅花灑落,煙硝中宛若櫻吹雪的風景在季春的清明裡起舞。墓土上覆著的是春發的嫩綠青草,而在清風中飛舞的是早晨剛為先祖換上的鮮黃新瓦。柚子樹開花了,滿園的清香是我對清明節的記憶之一。我們家族的人數眾多,每到清明的這天就如同家族的聚會,鮮少見面的遠房親戚也都會特地...
第3屆桐花文學獎散文類首獎【童年的信仰定稿】

第3屆桐花文學獎散文類首獎【童年的信仰定稿】

    「咯嚕嚕….咯嚕嚕…..」終於聽到第一聲五色鳥叫。 今年的春雨反常的綿密。日照不足,蔬菜生長遲緩。許多葉菜與幼苗,甚至在濕雨裡爛了根,導致菜價不斷飆漲。時至清明,預期中的梅雨,竟又雷電交加驚天動地。暴雨幾場後,總算盼得陽光普照。「...
第3屆桐花文學獎小品文類佳作【客家媳婦的身影】

第3屆桐花文學獎小品文類佳作【客家媳婦的身影】

夜將眠,輕輕闔上眼,開始暗黒。 窗外一池荷花傳來的,是長年在市區裡住的人們所討厭的蛙鳴聲,知道那是來自珍貴稀有的貢德式赤蛙,而能包容牠聒噪的人,最懂牠的寂寞。泛黃的書攤在陪了一輩子的桌上,年邁無力的電風扇連掀開書扉的意願也缺缺,伴著也有著相同歲數的檯燈,並列左右如同哼哈二將般地守候。 ...
第3屆桐花文學獎小品文類佳作【懷念老灶下】

第3屆桐花文學獎小品文類佳作【懷念老灶下】

     二姐訂婚該央時,請盡多个親戚朋友來食喜酒,佢个幾隻盡至腹个朋友還佇屋下歇一暗晡, 兜將屋下最好个房間分佢兜歇宿,第二日佢兜愛離開个時堅持愛到灶下去摎母親講一聲感謝个話,二姐高不將就帶佢兜到灶下去摎母親打招呼。佢兜行出家門之後,有一个臺北來个朋友就摎二姐講...
第3屆桐花文學獎小品文類佳作【約定】

第3屆桐花文學獎小品文類佳作【約定】

三十坪左右的醫療空間,一個床位,一本病歷,一則故事。 幾個小時的洗腎時間,有的蒙上眼罩倒頭大睡,有的看電視,有的揀話題閒聊。以往話多愛熱鬧的媽卻藏起本性,泰半時間靜靜望著正前方的玻璃窗。窗外風景是掛了滿樹的黃色風鈴花,或是天氣晴朗時才會浮現的大武山脈,偶爾幾朵雲彩,幾隻綠繡眼嬉鬧掠過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