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居之夢

【民宿】

⊙陳雪 中央大學中文系畢。著有遊記《只愛陌生人》,小說《惡女書》、《惡魔的女兒》、《愛情酒店》、《鬼手》、《橋上的孩子》等。作品以性別議題、情慾描寫廣受注目。

他們樂於將自己的夢想提供給其他人分享,住民宿對我來說就是這樣的經驗,只是短短的兩天一夜,花費一般人可以付出的金額,我們的山居夢想只需暫時擁有,便可在心中長久保存。

那天我們到達苗栗公館鄉福德村打鹿坑時已經入夜,車子盤旋入山不過十幾分鐘景色卻彷彿已入深山,道路兩旁密布高大樹木,蜿蜒的山路並不寬敞,兩輛轎車會車都有些吃力的路徑不容大量車流,似乎預告著我們即將到達之處的遠離塵囂,果然,林木茂密的山頭要細看才能看見那些隱身於綠蔭中的別墅與民宿,我們將夜宿在知名的桐花餐廳,「油桐花坊」。

一群人坐在有四十年樹齡罕見巨大油桐樹下的露天咖啡座喝酒談天,我們來得早些,桐花尚未完全盛開,但不時仍有幾朵雪白桐花緩緩旋轉落下,就落在我們的桌上,不難想見花季來到時雪白花瓣撲天蓋地的奇景。民宿主人李先生陪我到處走看,對我說這裡的故事,他說自己從事建築業,原本就喜歡到處看地買地,十多年前他看見此處的原始林地非常喜歡,便買下兩萬坪土地,之後分割成四十個區塊逐一出售,來買地的大多是來自臺北想要一圓山居夢想的都會人士,李先生除了賣地,還協助規劃輔導建築,逐漸地,這裡蓋了二十幾個別墅,成為一個社區,近年來因為桐花祭帶動觀光人潮,許多別墅也改建成民宿了,油桐花坊這塊地因為李先生特別鍾愛而保留給自己,一千多坪的土地最初只蓋了十幾坪的餐廳,後來才又蓋現在我們看見的民宿跟桐花商店。

即使在深夜裡依然可以看出這裡的特別,清一色的木造建築巧妙地順著山勢斜坡而建,盡可能保留最大面積的原生種樹木,不像一般人蓋別墅那樣挖土填坑改變自然來配合人們的需要,李先生說順應這個坡地地形使用木料不但保留最多的自然景觀,也創造出從每個角度看都有不一樣高度跟景色的特殊建物,這種尊重自然的建築工法大自然也給予善意回應,與人造建物和平相處,水土保持得當,不用擔心土石流或坍方,這一個區域的民宿與別墅的建築設計都可看出這樣的基調,不論建築物大小,看來都是如此低調隱密、自然清麗,整個山頭並未因為多了這些建築物而改變生態。

李先生說這時節有螢火蟲,雖然夜已深,螢火蟲可能大多已經「下班」,我們幾個還是忍不住撇下正在喝酒聊天的朋友就往外走,不遠處果然看見點點螢火在草叢間忽明忽滅,聽說看見螢火蟲會令人童心大起,果然,「好可愛啊!」「好漂亮啊!」「好多啊!」不分年齡職業,此起彼落的驚呼聲聽起來就像是小孩子的言語。

夜晚的聚會結束,我獨自回到三層樓建築只有六個房間的木屋,剛才在戶外被周遭自然環境的神秘壯觀所震攝,推開房門室內的寬敞與裝潢擺設令人驚喜,從建材到窗臺家具都紮實而精緻,衛浴設備、寢具的品質都是星級飯店的水準,每一處細節都顯得體貼講究。

這一夜我睡得很香甜,清晨,獨自往山上走,途經幾戶民宿人家,各種花木開得熱鬧精彩,其中一戶門口即見成排不知名的白色團狀小花開得燦爛,忍不住走進去探問這是什麼花,熱心的女主人領我進入院內看花,我才驚見這戶人家的陽臺正對著盛開的桐花花叢,原來因地勢而建的木屋一樓已經是四樓高,院子外面即可見底下桐花從地面升起,這棟民宿「境築」也是跟李先生買的地,主人都在臺北工作,原本當作自己的度假別墅,去年才開始開放做成民宿,木造建築有大量的玻璃窗設計,白天看來猶如玻璃屋,室內並沒有明顯隔間,樓中樓的設計有幾個半開放的房間,造型又像是糖果屋般充滿童趣,平價的收費與輕鬆家居的擺設,讓我忍不住想要吆喝一群好友一起來住,屋內還設有廚房,若可以自己帶食物上來烹煮,一定更舒適。民宿女主人說到一般遊客多集中在桐花祭蜂擁而至,卻沒想到其他季節各具特色,比如初春時節綠芽乍生的一片翠綠,如秋天落葉時分的金黃景色,即使錯過桐花季上山遊客依然可以在不同季節欣賞此處的極致美景。

走回油桐花坊準備搭車下山,我對同行的作家朋友說起上面有一棟木屋外面貼著「售」的紙條,大家笑說他們也看見了,而且早已打聽過價錢,還起哄說要來合資購買,將來可以提供想要閉關寫作的人輪流入住,有人說起可以怎樣改建,要種什麼花草,你一言我一語,好像那棟屋子已經是我們的,或許我們心裡都有想要在深山隱居的夢想,早有各自理想中居所具體的樣貌,有些人只是說說,繼續在腦中構想著,就像有人想要去環遊世界浪跡天涯,有人想要開一家咖啡廳,然而有些人,如油桐花坊的李先生,他便是那可以運用專業幫人們實現夢想的實業家,而另一些人,如打鹿坑裡其他的民宿主人,如境築的設計師夫妻,他們樂於將自己的夢想提供給其他人分享,住民宿對我來說就是這樣的經驗,只是短短的兩天一夜,花費一般人可以付出的金額,我們的山居夢想只需暫時擁有,便可在心中長久保存。

(原文載於96年4月29日 中國時報 人間副刊版)


 
 

最後更新日期:2012-0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