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過桐花林的挑炭古道

 

2008.05.12自由時報副刊  
   

一條逐漸爬昇的紅土山路,鋪著堆砌良好錯落的卵石,在蓊鬱的森林裡,瘦長地蜿蜒著。時而陡上險稜,時而斜入陰溼的谷地。這樣典雅而有致的山路,在桃竹苗丘陵著實殘存地已不多。

年齡: 168 歲
學歷:食到老.學到老
個性:篤實、硬頸、煞忙、勤儉
工作:伐木、扛樹、入窯、燒炭
出窯、裝籠、挑炭、販售
格言:肩挑木炭心且酸 手提黃金樂也歡
成就:靚女成鳳、五子登科


每次走進卵石古道,我都會興起如是感懷。這條古道又如此完整維護,洋溢早年修路的美學,且全然隱逸於蓊鬱的森林,我更充滿飽滿的,常民生活歷史的感動。

綜觀之,不論挑鹽古道、挑炭古道,或者其它多條此間的古道,這些火炎山山脈北邊的古道,都有一特色,大抵為東西向,由此諸多靠海的坑坑谷谷小村散屋,銜接內山的小鎮聚落。這些舊山徑因負擔的功能不同,被現代人稱予不同的命名,但大抵為艱苦謀生之路線,維繫著客家人在山海阻隔下,貧瘠生活的命脈。

攝影:葉怡


目前,保存最完整的一段,大抵起至通霄鎮福興里車輪坑農路。

雕塑像前還擺置有一對真的木炭竹籠,約有四十斤,讓今人以扁擔試肩。我試著挑起,才走不過二三步,便大喊吃不消。現今一個大人勉強挑著走半百公尺,恐怕都氣喘噓噓。當時的人可是得翻山越嶺,走一二個小時的。 

阿旺伯

當時,在此古道上的挑炭人,大抵又是何等形容?如今,挑炭古道三義48縣道入口, 立有一當地木雕大師傅學榮的創作:『挑夫印象雕刻』。此一雕塑挑夫採自民間昔時印象。大抵為一頭戴斗笠,光著上身著短褲,肩擔木炭的質樸農民,展現樂天知命地笑容。旁邊則有一生動地解說,更充分地將此此間挑夫的性格,精彩而幽默地描述出來:

卵石古道還保存良好,但燒炭窯還在嗎?據說至今尚有一、二十座遺跡,分布於山區。我一路搜尋,卻未見著任何炭窯之跡,不免覺得遺憾。

 

但很多在地年長者,猶記得此一山路的存在,更緬懷早年在此艱苦挑炭的祖先們。這些年來,以三叉河登山會為首,不少熱中探訪古道的山友結伴而行,在荒煙漫草的山林上,找出昔時的古道。此後,逐段整修,終而讓這條古道重見天日。整段山路如今成為民眾尋幽探古的健行路線,桐花時節更是熱門步道。 

當時生產的木炭,主要即靠著這條修築良好的步道,讓許多挑夫得以挑至三義火車站,裝運輸出。當時的挑炭販售的價錢甚低,但相較其它此間行業,還是不錯的利潤,因而挑運者大有人在。現今會有一挑炭古道之名,實乃出自此一典故。 

到三、四○年代,火炎山山區燒木炭行業興盛,大批木炭商人深入福興和大坑山區購買,並雇請挑夫挑到三義火車站裝運輸出,山區裡的木炭窯遂比比皆是。

它由通霄福興地區諸多山坑,通往三義(舊地名為三叉河)。那是早年福興地區住民,買賣生活物品與農產運送必經的山路。為了通行方便,當地住民沿著崎嶇的山嶺,就地取材,以百萬年的卵石為基礎,修築了這條石階步道,由通霄山區翻嶺,再下抵三義車站。

燒成木炭的木柴以相思樹為主。此一樹種廣泛分布於此間山區,跟樟樹、楠木和油桐等優勢樹種混合生長。由於木炭的大量需求,附近的山區出現了不少燒炭窯。唯三四十年前,隨著天然氣普及,木炭產業走向沒落,燒炭窯終而廢棄。相對地,山區農路開闢增多,對外交通大量改善,住民也改種經濟效益更高的香茅草。挑炭古道在多重開發的影響下,乏人來去,未幾便消失在荒煙漫草中,被人忘記了。

 

 

最後更新日期:2012-0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