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食桐花宴

 

我是那種很愛用「手」去作許多事的人。
所以不久前曾起心動念,在臺灣幾個地方勘查土地,要種無花果。迷戀的除了網室內那像伊甸園的香味,十二月寒天理可以採摘新鮮成熟的無花果。
更為著可以用手裁種、剪枝、採摘。
 
可惜的是因工程浩大才放棄。
 
這次的「桐花祭」,我又看到了讓我心動,而且可以動手的地方。
 
沒錯,到「稻鴨庄」去用自然農耕法栽培有機米。
 
先不要誤會我大小姐如此改過自新,可以洗盡都市嬌生慣養習氣,下田種稻。哦!不敢不敢。我看過像「無米樂」這樣的電影,知道跪著除田草、彎著腰插秧的難處。我想混「稻鴨庄」的,先不是它的米,而是它的鴨子。
 
「合鴨」農法是臺灣鄉下地方常見的農耕法,將小鴨養在田裡,可吃雜草及害蟲,鴨子的糞便可作天然有機肥,補充稻作的磷、鉀、微量元素,鴨子在水裡游動,可攪動泥土增加含氧量,所以,「鴨耕米」是日本現今最盛行的一種有機稻米栽培法,而鴨子功不可沒。
 
我覺得我可以去作「養鴨女」。
 
我這「養鴨女」除了可以幫忙養鴨外,還可以幫忙殺鴨後拔毛、清內臟等工作。現在當然可以有其它的「機器」方式拔毛,但,既然是如此好鴨,在自然環境中自然長大,值得在它生命的最後的過程,好好的對待它,用手一根根拔除雜毛。所以,我這「愛吃鬼」,除了虎視耽耽「鴨耕米」外,還要試試這鴨的滋味。歡歡喜喜買了一隻回家,?開一看,嘩!這鴨全身沒什麼肥油,肉也不豐厚,但全身稱健美無比,沒有一處多餘的脂肪多餘的肉,而且鴨肉有一種美麗的深紅。
 
與它吃田裡無處不在的「福壽螺」長大有關。
 
最好試鴨的方式當然是白水煮,肉甜皮Q,吃來實實在在的美好有口感,一點不是常見的軟塌塌養殖肉。
 
拿到手的這鴨有四斤半重,是個大鴨,但無常見的鴨腥味,更無躁味。
 
便想更進一步來作嘗試。
 
朋友在天母附近的巷子深處,開了一家叫「裸食堂」的鐵板燒。用有機食材、以鐵板的快速烹煮方式,健康好吃外還不貴。
 
我便剝下這「有機鴨」的鴨胸,拿到「裸食堂」,看能不能玩出新花樣。
 
當然,順便帶上一包鴨耕米,米煮後可在鐵板上作炒飯。
 
這回「桐花祭」,還參訪了一處「明園」有機蔬菜園,便也將買回的有機南瓜、蕃茄、蘿蔓,拿來作快速烹煮的鐵板美食。我管我這陣子的美食嘗試,叫「裸食」。
 
是的,裸食。
 
吃不經農藥、化肥、生長激素養成的食材,用簡單的烹調方式處理。不經過度的炸、蒸、煮一道又一道的手續,除了可保留更多的有益元素外,還可享受食材本身美味。
 
這不是裸食--吃最基本的東西嗎?
 
當然,讀者不要笑我,一個有如此美麗桐花欣賞的「桐花祭」,在我的眼中只剩下美食。啊一點也不,我在花祭中四處去看了桐花,美美的飽覽「秀色」,接下來利用北部客家地區精心培養出來的有機食材,回來在「裸食堂」相得益彰的用快速鐵板的方式,給自己和朋友一餐美食饗宴。
 
我只是不好意思胡亂吹牛,要不然,真想定名這餐美食叫「裸食桐花宴」,因為,不知是那個同遊的文友提醒,可以將落在地上的桐花撿回來,作擺盤用。
 
不能食用的油桐,那白花如此乾淨美麗,掉落下來整朵美好無損,加上綠油油的桐花大片葉子,真是餐桌上最好的擺飾。
 
誰說只有吃花才是「花宴」的方式。如果要作一餐「桐花饗宴」,老實說,我傾向的是這樣的「裸食桐花宴」。
 
利用客家在地的有機食材,無需繁複的烹煮手續,儘量維持食材本身美味,簡單自然,才真正有那「白花勝雪」的桐花的精神。
 
有機食材在過去是自然界的產物,如今卻要花上大力氣才能「創造」出來,這再造的過程極耗人力。客家一向以其勤勞著稱,來發展這有機作物,有十足的說服力。
 
而且,像「稻鴨庄」這樣的自然農耕,創造出了周邊如此美麗的景觀,也實在令我印象深刻。稻田排出來的水,因無農藥污染,裡面蝦、魚快樂的嬉游。回望田埂之間的草、木,襯著真是綠油油的一片水稻,那樣詳和美麗的農村景緻,真不輸其它觀光景點。更不用說那些白色羽毛的鴨子了。
 
享用客家有機美食盛宴--裸食桐花宴,猶有深刻感觸。歡迎大家不妨先從「裸食」的自然純淨開始吃起。
最後更新日期:2012-0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