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詩類】佳 作_偏執─九華山大興善寺賞桐

日子呢喃如巨柱,鐘聲在廊簷下飛來飛去
我趁隙委身鑽過,隨木魚的波紋入春參拜
脫鞋,跪地,額頭輕抵正在吐吶的第一道暖陽
沉默是語言的袈裟,眼睛凝成風的舍利子
成佛之路道阻且長,我沿途撒下耳朵餵養鳥鳴
或趺跏禪聲上用綠意誦經,把張目端坐的
灰白石獅唸成一隻隻飄動的山嵐,把片片撩動草葉
句讀成萬傾窸窣翻飛的涼意
心是一座最寬廣的道場,透明且莊嚴
天空從中攤開季節,為熙攘的遊人示現生命何等
繽紛,而大塊留白的生活鼓動如群山
接力擊出數千萬瓦蒼勁的掌聲
聲音葉脈的蔭下,被捧著乘涼的
這一小朵鵝黃帶粉的週末,竟也綻開木質的腹語:
阿彌陀佛,世事縱使愈爬愈陡
感謝尚有一山雪白的時間供我與天地同坐
至若那飽滿堅持不肯凋萎的一蒂
美善,索性任其冥頑成清淨地中最後一位
偏執狂,於挑鹽古道上,兀自
靜靜演繹一抹馨香的身世
最後更新日期:2012-0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