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詩類】佳 作_那些雪上的字-讀桐花以商禽,或相反

我夢中有花,花則夢見詩人,而詩人在他的夢底建構我
一開始,只是一個圓形的小迷宮,長在我的胸口
格線與缺口被埋到肌膚以下,後來他用時鐘取代五官
我的臉遂開始倒數往洪荒,而在速度的極限裡
演繹現實的詩人寫著:「花朵慢慢下降,時間慢慢旋轉」

是神秘的雪,從樹上熟落,擦過你的臉頰
好像一種渴,或者是眼淚迫降,在我視野的邊角
變成字,變成所有顫抖的,深沉而低溫的詞語

在敘述的邊緣,我彷彿被一群野火衝撞過
在各種詩的邊緣,詩人彷彿被一道雷光穿透過
在那些騷動的彩色,你彷彿被一種宇宙的遠抵達過

而所有的柔軟都可以銳利、堅硬,譬如每一
花瓣的垂墜,都直直貫穿了歷史的繁複與總和
且無懼於形狀結實的歲月的襲擊,乃染白了
孩童們的嫩紅臉頰,而淋上老人的一頭雪呵則
化身多愁的髮,溫馴、明亮,而光陰伸長愛情的手

執起一片謎,在你的心上,以深奧的紋路,而天使的語言
從空中緩緩飄下,凝成桐花,是那些雪上的字,演算了
無限的夢,而我是複製你的一縷芬芳,而詩人是一首通向永恆的詩




註:
「花朵慢慢下降,時間慢慢旋轉」出自商禽〈油桐花〉。
最後更新日期:2012-0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