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文類】入 選_清香印記

公館山腰綠繡眼停佇的油桐花瓣群,徐徐吐出幽香。家中小宇宙裡,就著舊紙上的印床,你在刻印。掐著刻刀的咽喉,讓它吐出黯瘂的短訏。一刀一劃,指力適度地收吐推就,涼黃的巴林石上篆字在腕底自飽酣一一甦醒。

  摩娑著手裡頑石,你遙想這是否來自大荒山無稽崖青埂峰下,那渴求愛戀的石頭?抑或是女媧補天剩下的棄石?歷史的流光浸潤著石質,自石器時代的粗鄙至瑩瑩溫潤,從火中取蓮到涼似古玉。

  冷水煎熱,啜飲深山土地的甘冽。苗栗山城的風雨晴晦,皆在一脈水色中虛虛實實。年輕的時候,你汲汲營營世務,每天晚眠皆有千斤重心事重壓胸口。某日,你滔滔不絕的咽喉竟莫名腫起如山,繼而難嚥難語。你疾如風行的步伐竟蝕骨般疼痛難以行走。你不行不言,內心則如煎熬於千度火窯。

  歲月忽忽過去,油桐葉競長,風動鳥鳴。你起出印譜,細細觀覽,今日還想摹刻甲骨文的「清涼自在」,旁刻桐花含笑。現在且自顧自烙乾濕漉漉的夢痕,拋卻人們口唇的慈悲或指點,你需要專注。小小方寸的印材,收縮大千世界在有限當中,歷經風霜雨雪的鏤骨蝕髓,展開波紋與肌理。起初,自體免疫細胞攻擊你的氣管與四肢關節,猶如你管不住那奔馳放逸的心。隨著病程推衍,你心漸漸安住,一切諸想,隨念皆除。此瞬間,你遠離憂傷與恐懼,不為外緣驚動。兀然而坐,眾音已稀微,你以刀就石,中鋒而下,他人的輕易而你已汗水涔涔。

  說也奇怪,你從前未曾注意過窗前的油桐樹。小時候,公館山腰徐墜的花海,是記憶扉頁的必然。午間吃上艾草糕、客家發粄也是尋常不過的家鄉味。病倒後,你的行事曆變成油桐的成長與花期紀錄,梅干菜與紅棗成為日思夜想的美食。粗木桌一角,罕見疾病「紅斑性狼瘡」、「氣管腫瘤」病歷證明,隨意放著。且忘卻那七號的氣切管與受光敏感刺痛不已的皮膚。你雖闇啞難語,呼吸困難,但你青紫的指頭還能衝刀,也能切刀;望著傘蓋的油桐綠樹,你的靈魂日復一日從凋萎衰老返還嬰孩。

  戶外焦陽炙熱,你的房間清涼如霜雪。鎏金歲月華美的光澤,漸次沉澱於古樸自如的線條。你印石的筆劃何妨與邊框相連,又何妨四邊殘破不合,於張馳之間擁有獨立的面目。你的夢想是讓人們沿著油桐落花河,向你索一印,微笑而去,心道:「這方印,有意思……」

  像雪白花瓣紛墜入土化成泥,又旋即滋養了油桐樹。你以刻刀鑿穿時空的界限,酣醉在無盡的大美中。你的印石無需刻邊款留下名字符號等心事,你是將自己都刻在石頭上了。


最後更新日期:2012-0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