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文類】入 選_山凹下的伯公壇

二姊夫婦送婆婆返家,邀母親與我同行一遊。甫上高速公路,姊夫與親家母竟起爭執,高亢急促的客家話語鏗鏘對陣,二姊低聲翻譯婆婆變卦不住苗栗的大伯家,堅持要回銅鑼舊厝,姊夫擔心老病纏身的母親獨居不妥協,兩人遂冷漠以對,車內緘默尷尬。

  晴朗的四月天,路旁山區,隱約可見一兩株樹梢白了頭,與風颻颺,麗日下閃閃熠熠。二姊傾前笑對婆婆:「媽,是桐花。」如童蒙負氣般抿嘴的老人家這才回頭,以生硬的閩南語夾雜客語說:「老家山頂的桐花才美,滿山滿樹啊」後座的我們忙附和試圖緩頰,姊夫臉色稍霽:「待會去山頂看花」老人家聽了咧嘴笑出深刻皺紋。

  下交流道,經銅鑼市區朝雙峰山前去,一年多未曾返鄉的親家母興奮地對著窗外景物指指點點,唧唧切切,二姊也只能大略了解其意。進入山區,兩旁是綿密的桐花林間雜相思樹,白玉紛紛:較柳絮多了些驚嘆的重量,比落雪添了些幽渺香氣。

  山頂是座赭紅色的慈惠堂,不是假日,廟前只停了兩三部車。二姊扶著婆婆,我攙著母親走到凌空架起的瞭望臺:腳下是綠疇平原聚落,高速公路迤邐貫穿其中,微沁的風吹來,心曠神怡啊;望向右方,層層疊疊的山巒鬱鬱蓊蓊,油桐樹茂密豐隆、滿山遍野盛開的桐花叢叢簇簇晃動,猶如飄逸的雪白頭紗、亦如新雪初覆枝頭。廟旁陡峭步道蜿蜒向下,老弱婦孺的我們只能歎息止步。

  下山時,親家母東張西望、坐立難安,快抵達大街時才頹然仰靠椅背。姊夫推薦銅鑼市場口的牛肉麵,簡樸食肆前八十多歲的老翁專注俐落地下麵成了街頭一景。母親不吃牛肉,親家母帶她市場內吃粄條去,二姊欲跟隨,婆婆氣呼呼地揮手趕人,只能目送她們相攜佝僂前行。

  原來姊夫老家就在山腰處,他特意避開繞路上山,親家母發現兒子詭計因而失望惱怒,午餐後她仍怏怏,母親勸姊夫順老人家的意,回去看看也好,姊夫點頭無言。

  沿著119縣道上山,車停分岔的下坡農路上,左側是狹長的梯田,倚山壁三開間的石屋頹圮斑駁。山凹竄出兩株油桐,樹下泥造小廟及圓石供桌幾乎沒入落葉堆裡,親家母急得直喊伯公對不住、真失禮啊,和二姊徒手清理起來。

  姊夫繞屋檢查完畢,山凹下已是潔淨一新,廟內石碑刻文「福德正神」清楚可辨。我們坐在樹下歇息,姊夫對著親家母說︰「沒帶鑰匙進不了屋,先回苗栗。大哥快退休了,不放心,他隨時可載妳回來看看。」

  咚,一朵碩大桐花落在廟簷上,風陣陣吹來,凝脂花瓣簌簌墜下,瞬間鋪就雪白花毯。親家母開心拍手:「神清氣爽,伯公真歡喜啊!」而我們被這絕決的美麗震懾的說不出話來了。
最後更新日期:2012-0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