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文類】入 選_聽阿婆說話

清明雨紛紛,遠方的雙峰雲霧繚繞如細筆曳出了一幅未乾的墨綠山水畫。
  西湖溪水走停走停,震震湍聲像老頭擺的長歌不絕。

  被時間遺忘般,她戴著竹編的簡陋斗笠,彎身如弓,戴袖套的雙手拿起鋤頭如機器人般在河旁不停整地、挖地、填地,一次又一次,走停又走停的整地、挖地、填地,直到暗紅色土地翻動如棉花糖易軟也如小丘般攢積,她才定定仔坐在搭起的草寮休息,緩緩喝口水,她說清明前,好蒔田;清明後,好種豆呀,辛勤的人有菜吃喔。我問她現在買菜那麼方便,只要花錢就好啦,為什麼還要自己種菜?她卻搖搖頭說自己種的菜沒有灑農藥,吃起來比較安心可口,還可以送人。

  清明雨紛紛,有人滴落的汗水紛紛涔涔。

  我這個懶尸妹只能默默看著她的背影逐漸遙遠遙遠的前耕。

  懶尸妹,懶尸妹,朝朝睡到日頭曬墊背。她常說我是懶尸妹,真不知道我是哪顆星來投胎?不睡到中午不起床,雙手沾不得柴米油鹽醬醋茶,既入不得廚房,又不出廳堂,學縫衣卻把眼睛搞到目花花還要上醫院點藥水,真不知道我以後能不能嫁到好人家?我卻熱愛當大女人的感覺,寧願躺在沙發跟著電視發笑變成一顆長腳的馬鈴薯。一個人也很好,我跟自己說也跟她說。

  「唉」,她總這樣回我。

  不過有一件事卻能讓我們彼此都妥協,在她家無噥噥公,便有噥噥婆的大聲該回盪下,「來食飯囉!」-是她另一項樂趣,她喜歡看著我扒完一碗又一碗飯,彷彿只要我肚子尖了就是她賴以生存的儀式。而她做的香椿煎卵真是無敵好吃,爆香過的香椿,混著薑絲末與粉黃蛋液大炒,彼此吸收對方的渾然香氣,孕育出滿盤的瑩黃!她說香椿是種很好的植物,葉可以煮菜、莖可以泡茶,又可以降血壓、治糖尿病,實在是寶。

  我也曾虧說那她就是我的香椿囉?她只說食飯食飯。

  她也曾在端午前後帶著我,沿著新雞隆裡的小溪去採野薑花葉來包粽,她說用野薑花葉包的粽子會有特別的香味。途中蟲聲放肆的唧唧叫,頭頂上總有一簇簇的桐花斜透陽光繖聚如冠,有風吹起時掉滿一地雪白,捧在手上可以聞到暗香不斷,不斷-落在阿婆頭上的頭毛也雪白髯髯,這時她會拾起落花意味深長的跟我說-油桐葉落心毋死,留取枝梢再等春。雖然她沒讀過書,說起話來卻像辯士一樣有哲理,我總喜歡靜靜聽著,好像她的嘴與我的耳有某種靈犀的感應。

  一恍神她來到了我面前:「細妹仔,好轉啦。我要坐你的歐都拜囉!」

  「好!」

  清明雨紛紛,想起阿婆的話也紛紛,剛好帶出了一幅祖孫馳騁山水圖。
最後更新日期:2012-0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