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文類】入 選_桐花之下‧心事之前


  「如果分別和重逢的場景一致,會不會我們就錯覺是從未離去呢?……」他常常這樣子想起。

  當這個傍晚他站在峨眉鄉臺三線的路旁,公車剛走不久,揚起的煙塵裡面還有柴油刺鼻的氣味。路旁有幾窪積水,想是連日梅雨季節遺留的寫照。雖然夏天伊始,因為靠近山巒,加以黃昏的露水妝點,天氣仍顯得有些寒涼。他踢動幾顆小石頭,石頭彈跳到水窪裡,碰起一圈圈弱小的漣漪。

  「這裡一切都沒甚麼變呀!」他喃喃自語著,但視線不覺飄到遠處山腰上,白雪的一環腰帶,雖然夜幕逐漸低垂,但那綻放如煙花的亮白還是一樣醒目,讓他想起了甚麼。

  走回家的路上,他端倪著鄰近以來的所有事物──誰家房子重新修建過?誰家樓頂加蓋了頂鐵皮屋舍?又是誰家的狗對著他吠叫……。其實大可以叫家裡人來載的,聽說小妹剛考過駕照、新買了摩托車,但他就是想走這一回,彷彿懺悔和朝拜的一回。

  忘記是甚麼理由了?只記得那陣子吵得兇。高職畢業的他,堅持要到臺北去打拚、去闖一番事業,老父當然不肯,家裡還有阿婆和小妹,後面山坡上的茶樹在霧氣和山澤吐納的滋養下,也正要採收那一心二葉的菁華,但他就是受夠!受夠三合院破舊的氣息,受夠逐漸衰老的滋味,也受夠命運的捉弄,他只想逆轉一切──去臺北,聽說那裡有任何你想獲致的東西,高聳的大樓,穿梭其間的、西裝筆挺的潮流人們,還有那一個個豐滿妖嬈、躲藏在呼之欲出的迷你短裙之下的臀部和臀部之上……。「就去臺北吧!」他想。於是,某個五月的傍晚,不顧老父的呼喊,整理幾件簡單的行囊,他逕往山下走去,往傳說的城市尋覓。

  「回來啦!阿榮。」

  「噢,對!……」當摩托車聲漸遠,他想起這幾年的遭遇。其實他並沒有穿過西裝上班。到了臺北,先在某家小公司跑腿,後來公司倒閉,他只好到便利商店打零工。他以為臺北是他的歸宿,其實他只是個「客人」。斷斷續續間,他先服完兵役,後來也在街頭發過傳單、到賣場當臨時人員、在餐飲業裡翻滾……,最後接到電話。

  「爸生病了!……今年茶要收了!你不回來幫忙嗎?……」小妹問。

  當思緒游移至此,不覺熟悉的三合院已在眼前,而燈影低迴之中,仍瞥見滿山滿樹的油桐正茂盛地吐露著芬芳,方才白色的雪景,正是這一山油桐的故事。

  他突然地想哭。

  想到當時離開的下午,滿山的桐花也是如此脫俗,只是今日故地歸來、重新觀看之際,不覺讓他在院前看傻了……

  而當遠處的狗吠聲又傳唱時,他正拾起一朵桐花端詳,那樣的潔白讓他屏息,就這樣無語地在花前燈下流淚了起來……。
最後更新日期:2012-0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