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文類】入 選_白色个長河

有人講時間係河壩水,你永遠唔會涉進共樣介河壩水兩擺。油桐花,就像河壩水个浪花共樣,客人袂不會一生擁有兩擺同一蕊油桐花。

  客家小鎮,朝晨繁鬧,暗夜惦索索个小鎮仔,底肚有幾下个庄頭。油桐花同客家小鎮共樣,朝晨,雨毛花、春風同油桐花共下鬥熱鬧;暗夜,大家攏休息時節,油桐花袂惦惦唔講話。

  年年四、五月个時節,滿山滿陰白雪雪个油桐花蓋在山个身項。山在睡目共樣,蓋等白白个被骨,就等夏天一到,掀開被單,分蓋底油桐花被單下个色神展現出來。

  油桐花沿等山坡向山頂項生,分世間人看到佢个純白、清淨。四、五月个油花季,同四、五十歲个客人共樣,這時節最健,滿山白雪雪个花雪,係天公為辛苦做事个客人落个五月雪。油桐花樣仔个客家細妹仔,血白个皮膚,酒紅个嘴。客家後生人白淨个面,在佢這兜煞猛做事个所在,油桐花就陪在身邊,從佢兜嘴底肚講出个係客人个母語—客家話。客人生活環境个艱苦讓佢兜更加刻苦耐勞,展現出佢兜赤紅、熱血沸騰个心。

  小滿時節,稻仔就愛飽滿咧!油桐花袂落仔一地泥,係一塊自然个花地毯。

  夏天唔使擎紙遮仔,一朵一朵從天降下來白色个細遮仔,敢走咧熱氣。

  五月仔一過,花謝歇咧!客家庄肚裡个老人家像油桐花的凋落,無聲,慢慢,一蕊、兩蕊、三蕊。時間吃掉小庄頭个老人同老婦人家,頭擺要看到客家婦人家梳髻鬃輕容易,今下要看到,就像七八月要看到連梗介油桐花,唔可能耶!客人个人生行進六開頭後,身體慢慢老咧!愈飽滿个稻仔,頭會磬磬仔,就像農田肚做農个人,擎著钁頭个身影漸漸个緊佝緊下,後尾再也無法度背钁頭咧!只有離開咖啡色个钁頭同土地,油桐花離開油桐樹一般,凋謝、死亡。油桐花一瓣一瓣四散在地泥、溪水、河壩水項,落花無意,流水有情,時間个長流慢慢帶走桐花,一去不再回頭。老客家人个繁華歲月桐花共樣,過咧就結束耶!花謝花開,續下來个客家人,慢慢仔成長慢慢仔大。再過一年,油桐花又滿樹滿地泥咧!油桐花做成个花地毯像客人散在這塊地土項,有兜biang等自己,有兜生命繼續為客家人發光、發熱。

  春夏季過後,慢步邁向人生黃昏的客家人戴著燥嘿个竹仔做成个笠嫲,客家个靈魂是不死,就像油桐花,跌落地泥个時節也唔會變色。
最後更新日期:2012-0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