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屆桐花文學獎小品文類入選【那時花】

花落在兩個人之間,像是一場浪漫電影的開頭。

許願的瞬間,我看見陽光透著樹灑落在你肩頭,將你點綴得像是上天給的幸福符號。

「夠了嗎?」你無力著,像是去了一趟很遠的旅行。

「累了嗎?」我無奈著,像是經歷了一場颶風的摧殘。

是的,我們之間像是去了一趟很遠的旅行。旅途中不小心丟了某樣東西,也許是在火車上,也許是在匆忙追趕的公車途中,也或許是熱鬧喧嘩的商店街道上,也或許是在樹下沉睡時不經意的掉落。

「沒有了。」你心平氣和,像是從一場災難中成長蛻變。

「沒有了嗎?」我掩飾著。奮力掩飾還想抓住的衝動,即使我知道我無能為力。

怎麼了?兩個人的距離在變化。是不是我太執著?像是追趕早就不存在的東西,也許是用錯了方法,在不對的地方尋找,一昧的往前搜索,而答案卻早已落在後頭。也許我應該回去。在火車中反覆搜尋、在每一台相同路線的公車上試圖辨認司機的臉、在人來人往的街上四處尋找、最後回到那棵樹下。

「停止吧。」你笑了。像是對一切都淡然的天使那樣看著我。

「可以不要嗎?」我哭了。終究還是掩不住,脆弱的決堤。

哭泣的時候我想,人生真是一場漫長的旅行。台北總是下雨。陰暗的城市裡經過的每個人臉上都帶著低溫的敵意。與彼此擦肩而過卻感受不到溫度,而現在的我,正經歷一場生命中的雨季。曾經相信雨是想念,現在我懂得,雨也是流瀉一地的傷心。而你,在不遠的那頭,微笑著。笑我的不堅強、不像自己。

「都過去了。」你說。終於不帶任何情緒。

我,才決定一個人去旅行。一邊尋找遺失的東西,一邊紀念、整理、離開過去。背上依舊是當年的黃色背包,只是已褪色成不是期待的顏色。裏頭不再是為你準備的紙巾、蚊蟲叮咬的藥、寫滿景點的地圖……只帶著決心,還有想丟掉的那份自己,踏上相同的旅途。在火車上一個人學會看窗外的飛景,才發現原來我從沒仔細感受過這份一閃即逝的美好;在公車上仔細聽著司機用客語與熟識的乘客聊天,縱使是聽不懂,也可以從語氣裡感受到雀躍與熱情;在人潮中埋首相機觀景窗,專注在自己的視角裡觀察著老商店街的人龍與攤販,原來人和人之間有很多微妙的接觸,不是只能衝突碰撞……最後來到當年的那棵樹下。

是五月了嗎?一陣風吹來,花被風摘下,灑了一地。像是迎接我的白地毯,我小心翼翼走近。陽光透過樹灑落在我肩頭,像是你把手按在了我的肩上。

台北的雨是傷心,而桐花雨是想你。隨風起舞的花雨中,我彷彿能看見你,依舊挺拔的背影。

距離是我飛不到天堂,而你回不來地面。

嘿,我在這裡了。你在嗎?

最後更新日期:2013-0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