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屆桐花文學獎小品文類入選【落葉歸根】

有人說,你的回憶在何處,你的故鄉就在何處。多年旅居世界各地的我,即便飽覽了世界美景,在我心中那美不勝收如風景畫般詩意的仍舊是家鄉後山滿地遍野的桐花。

年輕氣盛,追逐夢想與自由的我,總覺得要追尋另一片屬於自己的天空,我的人生才會完整。而初到異地的第一天,我卻輾轉反側,難以入眠,接下來的幾年裡,我總在夢中看見母親站在那墜落滿地的油桐花之中,還端著香澤四溢剛滷好的筍絲向我招手,我彷彿能在夢裡聞到那屬於記憶裡的香氣。

大概還有一個多禮拜,桐花才會落淨,而尋著記憶裡的香回到這裡時,還來得及目睹那滿山潔白脫俗的桐花。母親見我回家難掩欣喜,一整天和大嫂在廚房裡忙進忙出的。

「家裡只有你一人愛吃臘肉,雖然你都不在家裡,可是媽每年臘月都做了很多,說你回來肯定嚷著要吃,家裡的冰箱都快冰不下囉!我跟妳哥都偷偷的送一點給鄰居,家裡還有很多呢,有妳吃的!」大嫂笑著對我說,卻也透露些許無奈。

小姪女悄悄來到我房裡,手裡還捧著好幾朵嬌嫩的桐花,臨走時留了一朵在我桌上,還告訴我是小學後山上落下的。我欣然,把桐花放在手心,細細地賞鑑,桐花像玲瓏小巧的耳朵,分成五瓣,好似我心中所有的秘密都能向它低語傾訴一般,那純白的潔淨十分惹人憐愛,我把玩許久,珍惜地放在書桌上,聊當案頭清供。

夕陽一落,院子裡便歡騰起來,親人們齊聚一堂,杯觥交錯,何等怡悅。滿桌的菜餚都是我想望以久的家鄉菜,薑絲大腸、客家小炒、梅干醃肉、豬油筍絲,飯後還有粢粑可吃,沾著花生粉和糖。那一瞬間,就像看到童年的自己,一切都極為熟悉,不禁使我鼻頭一酸,淚滿盈眶。早期那種追求自由、漂流海外的浪漫早因著多年遊子思鄉的哀愁而一一瓦解,在回國的前一晚,我的夢裡只見到母親模糊的面容,即便拭盡淚水仍是看不清。

人生中有許多不可解釋之處,而執著正是一點。雖在都市大城中混了好些年,早成了道地城市人了,但來自鄉間,仍無法忘情鄉間的泥土氣息,人們離故鄉越遠,精神距離反而越近,正如置身海外,周旋於異族之間,那些平時所忽略的事物,卻特別清晰,這不就是對故鄉的執著嗎?

「細妹仔,你有食飽唔?」

「媽,有啊!當好食。」

別離的哀傷刺著母親衰老的心,而現在我從她的臉上看見了一片從來沒有的光輝,此刻,我的苦痛得以被安慰,我漂泊的靈魂得以回到休憩的家。樹高千丈,落葉歸根。

「媽,以後每年都讓我和你一起做臘肉吧。」

最後更新日期:2013-0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