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屆桐花文學獎小品文類入選【五月天】

「和媽媽一起上去好嗎?」母親說。

春夏間舒適的氣候,是母親最愛的季節。她總是說,如果有一天地球停止轉動,但願是靜止在五月天。母親是個傳統的客家婦女,父親早年過世,年輕時為了養大一家,吃盡了苦頭。大學時期到美國留學,也在那待了幾年。身為家中的長子,始終放不下家裡年邁的母親,選擇回到台灣發展。

「喜歡吃就多吃點,媽媽一個人在家也吃不了那麼多。」母親說。

午飯後母親提議到後山走走。母親身子虛弱怕冷,我幫她多穿了件外套,也戴上了薄毛帽。後山上的風景幾十年來不變,唯一改變的就是逐年增加的遊客。每年的五月我們都會回到家鄉,回到熟悉的環境,追尋童年時五月的回憶。今年更具意義,隨著妹妹的成家,如今抱著初生的胖娃娃回家,是家族的長孫,我們都沉醉在新生命到來的喜悅。

小時候的我們,不曉得後山白花的秘密,只知道每當花不再掉落,便是母親忙著撿油桐的日子,長大了才知道那叫桐花。因此我們總是珍惜五月裡與母親歡聚的時光,至今仍然不變。我想,或許是因為五月難得休息的日子,才是母親愛上五月的原因。

妹妹忙著照顧孩子,只有我與母親上山。穿越成群的旅客,走在只有當地人熟悉的步道上。還記得童年天真無邪,不知人間辛苦,看見飄蕩的花雪,我向母親讚歎眼前紛飛白雪的絢麗。母親卻說她看見桐花為生命的犧牲,分離的悲傷。

「媽,我開始覺得飄墜的桐花,似乎夾雜著複雜的感情,不像當年那麼單純。」我說。

「媽媽當年也那麼想,但如今卻看見桐花願意犧牲生命的偉大。」母親回答。

我想隨著對人生的體悟,觀點也會不斷的改變吧。

「累了就別上去了,在這裡也一樣。」母親說。

「不會,上面才是最美的地方。」我吃力地將輪椅往坡上推,不敢透露半點的喘息。

母親的健康每況愈下,等到發覺時已經太遲。血的流動往往超越我們身體的知覺,發現的時候已經是血癌第三期,雖然母親樂觀地面對,積極治療,卻不見改進。我們來到山坡上,放眼望去是一片桐花林,不見桐花的飄落,而是滿山的白雪。母親拿下毛帽,頭髮稀疏,卻開心的笑了。

「媽媽喜歡五月,不是因為天氣,而是因為你們會回來,陪我過母親節,謝謝你們乖孩子。」母親用盡力氣說。我眼角的眼淚來不及釋放,卻已被風乾。母親冰冷的手,緊緊地握在手中。無法停止地球的轉動,母親選擇讓生命停止在五月天。

最後更新日期:2013-0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