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屆桐花文學獎小品文類入選【阿婆的花戒指】

五月,油桐花一團團繽紛綻放,山頭漸漸雪白,就像阿婆的頭髮一樣。

我推著阿婆到附近的土地公廟走走,油桐花隨風飄落在阿婆的輪椅上,阿婆笑了開來,彷彿勾起了她的回憶,她緩緩起身再慢慢地走到路邊的草叢拔了根細草,然後不一會功夫手上就多個花戒指。

我由衷的讚嘆:「阿婆,仰恁慶腳,做到恁靚。」

阿婆說:「這個係阿公做分 个。」我知道阿婆的記憶又回到了過去。

她緩緩說道:「頭擺人个生活當艱苦,連米都毋罅食,那有錢買禁指,毋過阿公逐年都會做一隻花禁指分,分做生日。」

只可惜阿公過世的早,而阿婆卻始終惦記著阿公,還記得小時候老家的油桐花每年盛開時,阿婆就會給我們帶上她親手編的花環,那時候的我們雖然沒什麼玩具,但頭上戴著這麼漂亮的花環好不開心。一直到長大以後,我才知道原來這是阿婆懷念阿公的方式。

從三義搬上來三峽,算算至今已有20年了,當年阿爸因為工作關係,加上考慮我們上學交通方便,才決定舉家搬來台北,阿婆一開始還不願意搬上來,但是卻常常一個人在山上老家偷偷掉眼淚,我們知道她捨不得老家,因為她大半輩子的回憶都在那,但考慮到她一個老人家待在深山裡沒人照應,還是不得不把她接上來一起住,但這兒畢竟不是老家啊!阿婆常常會自己跑回去,直到年紀愈來愈大,老到她找不到回家的路以後。

自從阿婆患失智症以後,就常常一個人跑到土地公廟後面躲著,她以為這是老家後面的茅房,老家的茅房後面有幾棵高大的油桐花,因為它們,每年的五月,簡陋的茅房瞬間變成雪屋,通往茅房的小徑頓時變成雪白的地毯,煞是美麗!此時四周還飄來淡淡的花香,讓人忘了它原本的味道,眼前的這幅景像彷彿回到了老家,也難怪阿婆老喜歡往這裡跑,有了這個小小天地,我們也比較不會擔心阿婆會走失。

阿婆最喜歡五月了,因為每年母親節時,姑姑叔叔們就會回來替阿婆過生日,總是帶上阿婆愛吃的粽子,阿婆心裡很開心,但嘴上卻老是說:「五月節吂到,食麼个粽仔。」大家就會異口同聲的回說:「有麼个相干,五月節吂到,五月到吔。」這樣阿婆就會吃得較安心,以前那個年代苦過來的她,很是節儉,僅僅在端午節才吃得到粽子。但是失憶以後,分不清日子的她,只有看著油桐花開時,才知道五月到了,也會很開心的等著大家回來團圓吃粽子賞桐花。

「阿婆,係麼人?」這是阿婆失憶以後大家最常問她的話,她常常回答:「毋記得哩」,只有長的最像阿公的爸爸她始終記得。「阿婆,這係麼个花?」而她總是會笑笑的說:「油桐花。」

最後更新日期:2013-0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