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屆桐花文學獎小品文類入選【時代無共樣咧】

從有記憶以來,山邊、屋後、小路旁都看得到油桐樹,像山窩裡到處都是榕樹、樟樹、油加利樹一樣自然,開花時節一叢一叢的雪白,就像鳳凰木一樹一樹的火紅一樣燦爛,季節變化萬物更迭,日升日落花開花謝,再習以為常不過的事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賞桐花卻變成了一年一度的盛事,四、五月間的流行話題,活動一個接一個敲鑼打鼓的揭開序幕後,寧靜的山村小鎮便沸沸揚揚起來,比做平安戲、殺豬公、吃拜拜還要熱鬧。

「食飽忒閒啦!」

看著一車車遠道而來,一群群全副武裝的賞花雅客,阿爸打從心底覺得不以為然。

一輩子沒離開過這個小山窩的阿爸,種水果、賣水果是他生活的全部,有了好的收穫是最大的成就和快樂,吃喝玩樂休閒享受對他毫無吸引力。在他的觀念裡,田是用來耕作的,山是用來種植的,土地是賴以維生養家活口的根,活著就要辛勤勞動,開的經濟價值並沒有想像中的好,乏人問津之餘只能任其在山邊自生自滅自開花,只是沒想到風水輪流轉,竟還有鹹魚翻身受到青睞的一天。

「正實係出差世喔!」阿爸常搖頭感嘆。

那些油桐花看在他眼裡,總是五味雜陳多於賞心悅目。

「時代無共樣咧!阿爸!」

我用盡方法想改變阿爸根深蒂固的觀念,結果卻總是徒勞無功,儘管我們早已成家立業生活無虞,根本不需要他再如此辛苦操勞;儘管上了年紀慢性疾病纏身,體力已經明顯衰退不勝負荷;儘管山上種的那些橘子、香蕉、青菜、蘿蔔一斤賣不到幾塊錢,跟耗費的心力相比完全不符合經濟效益,但他還是一樣頑固、一樣堅持,任誰勸都沒用,直到他倒下。

年歲已高加上長期勞動,四、五、六節頸椎移位壓迫到神經,醫生強調,唯有緊急開刀才能避免全身癱瘓,手術後的阿爸在病床上躺了三週,經過一整年的休養才逐漸恢復元氣,但健康狀況已大不如前,再也禁不起任何勞累折騰了。心有餘力不足的阿爸,面對野草恣肆蔓生,日漸荒蕪的田地,終究還是得接受時不我予的殘酷現實。

去年的冬天漫長又寒冷,今春的油桐花卻開得異常晶瑩璀璨,一輩子未曾享過清福的阿爸,現在卻閒閒什麼事也沒辦法再做。陪阿爸散步復健,他低垂著頭、微駝著背,踩著窸窸窣窣的腳步,紛飛的油桐花飄落在我們的髮上、肩上,小路像鋪了一條長長潔白花毯。

父女倆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著。

時代正經無共樣咧!

最後更新日期:2013-0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