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屆桐花文學獎散文類佳作【兩个叔婆太 兩蕊桐花無共樣】

今年看到桐花開就有較慢兩禮拜咧,入山口,認真看等這兜

桐花,逐蕊花个花皮就白到恁相像,就係摎白雪个白無共樣,桐花个白像玉仔个白、像乳汁个白,恁樣晶亮溫潤个白儘難形容,就喊做「桐花白」好了。毋過無共叢,花皮共形共色,花心就共形無共色,較常看到个有兩種,黃綠色一種,黃紅色一種,阿達仔思想起在三十零年前過身个「癲嬤叔婆」,摎二十零年前過身个叔婆太,看起來「癲嬤叔婆」較像該黃紅色花心个桐花,叔婆太就較像黃綠色花心个桐花。

「癲嬤叔婆」邸湖口員山仔,食到八十零歲,過身个時節,阿達仔堵好過番去讀書,爺哀在鳳林無閒也無轉山前來送佢還山,就單淨阿叔摎邸隔壁个一个婦人家簡單料理佢个後事定定。

「癲嬤叔婆」毋係阿達仔个叔婆,佢係阿達仔个叔婆太,還過大一輩。叔婆太就係叔公太个餔娘,阿太該輩个人,阿達仔个爺哀摎阿叔正喊佢「叔婆」,阿達仔當然愛喊佢叔婆太,從族譜底肚知佢姓曾,毋過,儘像無麼介人知佢个名姓,因為宗親底背,就知照理要喊佢「乾叔婆」、「乾叔婆太」。

爺哀摎阿叔佢兜講話个時節,一講著乾叔婆就儘慣勢講「癲嬤叔婆」,阿達咧做細孺仔个時節,聽毋識「癲嬤叔婆」係麼人,總知係山前个人,背尾較大咧,較知人事咧,正知「癲嬤叔婆」係山前个叔婆太,就係毋識在長輩面前恁樣喊叔婆太,該係儘無教招个事情。毋過,阿達愛喊做叔婆太个人,就係爺哀、叔伯、房頭內恁多這兜叔伯个叔婆,做麼介大自家講人「癲嬤叔婆」哪?

在縱谷个鳳林所在,儘細个時節,有三位叔公太、四位叔婆太愛喊,較大兜仔就存到乾叔公太、叔婆太愛喊,當然有儘多个叔公、叔婆,共村就有兩位叔公、叔婆,邸較遠个村仔也有兩對叔公、叔婆,坐火車正做得到个吉安又有一對,大家全係從山前祖公開基个所在,遷徙過來縱谷个房頭內親戚,見擺有麼介好歹事,阿達仔常透愛摎爺哀去人屋家上下。毋過,自從就毋識聽講還有麼介「癲嬤叔婆」,爺哀也毋識摎細孺仔講起。第一擺知到家族肚項有一位「癲嬤叔婆」,還係阿叔從台北來鳳林寮介時節,正聽到阿叔摎爺哀講話講到「癲嬤叔婆」,佢一儕人邸在細茅寮仔肚,自家烳飯自家食,過一儕人孤悽个生活。毋過,阿達咧就知這兜定定,也無去注意到麼介,普通人分別人講係「癲嬤」,也無麼介特別,當多人平常講話還毋係常透講人「癲牯」、「癲嬤」?也無麼介壞意。毋過人恁大輩,連阿爸阿叔就

愛喊佢叔婆咧,仰般做得講人「癲嬤叔婆」哪?

該幾年,阿達仔去台北讀大學个時節,見擺堵到年節愛敬阿公婆,係講無轉花蓮,就會摎阿叔共下轉埔頂公廳敬阿公婆,春祭掛掃就去湖口祖塔。因為阿達佢爸佢姆全係儘尊祖个人,就阿達一儕人在台北讀書,爺哀摎鳳林恁多个親戚因為路頭遠,農事又儘無閒,就儘少有法度轉公廳來敬阿公婆,邸台北讀書做頭路个阿達仔就像「鳳林駐山前代表」樣仔,就近參加這兜祭祖活動。

正二十歲个阿達仔,又正由鳳林个細所在,來到山前个祖公所在摎恁多个親戚共下掛掃拜塔,講實在,在鳳林除了掌牛、割草、拔地豆、讀書,奈知得恁多宗族个事情,阿叔摎阿達仔講正知麼人係麼人。第一擺看到「癲嬤叔婆」就係第一擺二月二去祖塔拜塔个時節,阿叔講:

「你等一下看到叔婆太,毋好講你係花蓮來个,乜毋好講到乾叔公太。」係麼介事情,毋好講這,毋好講該,阿達仔儘疑狐,也根本尋無頭搨。

「奈个叔婆太呀?」阿達仔本成就單淨知鳳林个乾叔婆太定定。

「就係你乾叔公太个叔婆太呀,這位當然係湖口个乾叔婆太。」原來乾叔公太在山前還有一个叔婆太,該日開始,阿達仔就用湖口叔婆太、鳳林叔婆太來分別兩儕。

背尾,逐年二月去湖口拜塔个時節,就會看到湖口叔婆太一儕人个身影,佢就係「癲嬤叔婆」,人矮細矮細仔,七十零歲个樣仔,身體還儘好,見人就摎人相借問,雖然講房頭內儘多人講佢「癲嬤叔婆」,阿達仔看毋出叔太奈位癲,係毋係佢一到宗親聚會个所在,看到恁多房頭內人,佢人就還好好,一儕人就會發癲,掛紙个時節,阿達仔也有幾擺看到佢見人就問:

「你有看到阿乾無?」

「你知阿乾去奈咧?」

「阿乾有轉來無?」

係毋係因為佢見人就恁樣問,人正會講佢癲忒?毋過,阿爸阿叔算來係儘尊長輩儘愛親个人,也喊佢「癲嬤叔婆」,阿達仔想佢癲个問題毋單淨恁樣,就係毋識聽人講起佢有麼介癲事情定定。

「癲嬤叔婆」也有幾擺行到阿達仔面前,阿達仔定著會較大聲兜仔喊佢「叔婆太」,佢也逐擺就問講;

「你安著阿達喔,你定著知我阿乾去奈位呵。」阿達仔當時也有二十一歲左右,做得講盡知人事咧,阿叔吩咐毋好講就毋講,乾叔公太又係算當親个長者。

「叔婆太,我毋知喔!」阿達仔回講。

有成時,佢看到阿達仔還會講:

「你安著阿達,從花蓮來个喔?」

「阿乾走去花蓮係無?」

「我阿乾有摎你共下轉來無?」毋知麼人摎佢講个,乜毋知佢仰會知佢个阿乾去花蓮?「癲嬤叔婆」个記才也好到奈毋得。阿達仔當然照阿叔个吩咐,講「毋知喔」。

背尾,阿達仔特別去查夾在族譜書底肚个祖塔列祖金斗甕座位圖,正知叔婆太的名姓就安著「曾氏」。叔公太係第三房个,看到乾叔公太个名,旁唇放共下个就係「曾氏」,無看到鳳林个叔婆太「羅氏」。阿達仔儘愛亂想,「曾」、「羅」兩姓都係大窩口个大姓呀,兩儕像桐花恁雪白个女性,恬恬仔承受命運个安排,一个明媒正討,入落到黃屋來,後背續一儕人邸大窩口,一个分人度到後山鳳林小鎮,落腳小鎮,一生人無離開小鎮一步過,最尾終老小鎮。

講起來,造化確實會作弄人,「癲嬤叔婆曾氏」無倚無憑幾十年,無聽到有麼人會去看佢,就存阿叔常透會去看佢接濟佢,佢就恁樣一生人孤孤悽悽到老,食到八十零,等佢个「阿乾」,一等就等到五十零年。過身幾年了後,有人請撿骨師傅撿骨入甕,又在祖塔開塔時節,兜佢个金斗甕晉塔,摎叔公太共下,啊,生个時節公婆無共下過日度春秋,過身了後,骨灰罈正來摎叔公太比比排共下。

另外一个,阿達仔從細喊到中年个「叔婆太羅氏」,在鳳林儘多阿達共輩个、叔伯輩个喊佢叔婆太、叔婆,還有堵到年節个時節,阿達仔个爺哀、叔伯這兜常透會擐等路去看乾叔公太、叔婆太,該掠時,阿達仔根本還毋知這个叔婆太摎叔公太係偷偷仔走來鳳林个,山前另外還有「大婆」。總知乾叔公太、叔婆太邸街路中心,無幾高个單層屋仔,樹枋仔搭个。叔公太字墨儘飽,麼介禮規、漢文、漢藥都曉儘多,佢無做麼介事,平常就看兜書,摎人寫兜字墨,無麼介愛出門。阿達仔个印象中,兩儕身材都異高,叔公太較瘦高,有兜仙風道骨个秀才樣仔,叔婆太面貌盡靚秀、講話又怩又輕聲細語,身材較福相仔,兩儕過一个盡單純个日仔。叔婆太無降,分來个「姑婆」摎「姑丈公」兩公婆在街尾開雜貨店,奉養兩老,就阿達仔所知,兩儕從來就毋識轉山前,也毋識講起愛轉山前。

總會聽大人儕講起,阿達仔當細个時節,就係叔公太叔婆太度大到入學个,老弟老妹也有,因為爺哀愛做田事,根本顧毋著恁多大細,叔公太叔婆太就擔到來度,就像係自家个孫仔孫女恁樣一个一个惜到大。

叔公太叔婆太盡像毋識轉過山前,阿達仔阿爸兩、三年會轉一擺山前,當記得,毋係年節,阿爸也會帶阿達仔去看叔公太、叔婆太,手項擐等從山前帶轉來个等路,地豆糖、令果,摎年節个雞臂、粄果全無共樣,講話時節總係講山前房頭內人、祖公祖婆个事情,可能因為叔公太也無做麼介事情,佢儘愛講著「祖公

係一位讀書个秀才,也係一位儘慶个醫生」,叔婆太就在旁唇恬恬仔聽,下擺仔也講幾句。阿達仔聽識多少仔,記得兩子叔公儘像從來就毋識去講著「癲嬤叔婆」。

該年鳳林叔婆太九十歲過身,阿達仔个阿爸已經無在咧,阿姆吩咐恩裡兄弟兩儕、孻仔、姪仔愛摎佢著孝服帶孝,家祭、公祭就在該間老雜貨店旁唇搭蓬仔舉行,完全照五倫規矩做,阿達仔兄弟著藍色孝服,姪仔、孻仔、妹仔著紅色孝服,因為從叔婆太算起,阿達兄弟係第四代人、姪仔、孻仔、妹仔係第五代人呀!

隔壁人問講,你兜仰般愛恁樣帶孝哪?老阿婆係若麼儕?佢兜當然毋知阿達仔所屬个黃屋家族,這兩子家人一前一後遷徙到鳳林,叔公太一屋人對恩裡儘好,年節、婚喪喜慶常透就有來去,佢過較毋知這兩子家人共黃屋無共房份,初初來鳳林个時節,就像一屋人共樣,關係摎別人無共樣。

今年,又一擺盡認真看該山排頂个油桐花,毋過恁遠,在該歸山排青色个山林中央,看起來這兜桐花斷真係白雪雪仔,像幾堆白雪樣仔,無行近去看,當然看毋到這兜桐花皮共樣个桐花白,其兜个花心係黃綠色抑係黃紅色,兩叢桐樹可能無共樣。一想起二、三十年還在世个兩位乾叔婆太,眼前就出現這兩位叔婆太个面嘴仔摎身影,兩个叔婆太,兩蕊遠遠看起來共樣个桐花,近身看就無共樣,一位像黃紅花心恁濃情,一位像黃綠花心恁恬情。

最後更新日期:2013-0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