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屆桐花文學獎新詩類佳作【父親與義民爺的交響詩】

                                          得  得得   是半夜敲更嗎
        父親的情緒備妥在鼓的邊緣   他用心事攔截未竟的夜不能成眠
      他老  用咳嗽爆裂成串的鞭炮   風暴也是病灶  他起身了
                堅持這是最後一次登場   用肩上的黑布繫緊泛濫的兒女情長
        鼓咚咚地他跳向獅頭的右方   他離家的同時被家門吐出
        在廟埕前入獅如同戴上假面   那個人我曾經見過
                        高舉獅頭碎步密行   驟雨咚咚掃過長廊
        獅子王再度踏出了夢的森林   包袱經過埋伏  蕃薯石頭青蕉和鐮刀
        豁花頭  七星鼓  開口獅起舞   他弓身踽踽劈開叢草  驚見
    他以頻臨退休的手臂硬硬撐起   哀傷的朝代 清也不清   明也不明
                                    祖傳的硬頸   像迷路的夜晚巧遇山霧
                         南跳北躍東遷西徙  抖動生活的海拔   從竹塹到彰化  一路氣壓很低
         企圖將雙腳種進每一寸土地   起義的字眼快速繁衍
                                 他鄉亦故鄉呀   武士以農夫偽裝
                       鑼鈸鏘鏘鐺  鏘鏘鐺   刀鋤鏗鏗鏘  鏗鏗鏘
     樂天的父親翹起神氣的獅尾巴   他愛上了甜美的浴血
       仰天迸裂一曲山歌  翻滾栽種   不再管兩百年後史學家輕浮的註解
                             晃悠悠的桐花海   保鄉衛國的黑令旗隨風飄揚
  張嘴挲摩廟柱   進入莊嚴的殿堂   牛車滿載著行跡   巍然成石斧
                 獅子王重複在廟中繞圈   那個人我曾經見過
                         一二三四再來一次   他仍在守護家園
                        要換手了  再看一次   那一群人我曾經見過
                          一二三四再來一次   代代傳下的義民精神

最後更新日期:2013-0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