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屆桐花文學獎小品文類優勝【花落童年】

沿著舊名「十六份驛」的「勝興車站」旁閒置的鐵道,踩踏著歷史與遐想的足印一路走去。在這個砌下落桐如雪亂,拂了一身還滿的絢爛時節,難得能避開假日如雀鳥如游魚的人潮聒噪熙攘,五月雪景更盛。靜謐中緩緩延伸的視野愈顯敻遼開闊,心,更是自由自在。

走在縱貫鐵路最崎嶇陡峭的爬升路段,環顧四周層巒疊嶂山青樹綠,游移的目光終究落回到前方一老一小的背影。父親小心牽扶著鐵軌上前後交叉歪扭步伐走向漫漫前途的女兒,一路咭呱不停;時而停下腳步,童稚臉龐專注凝視著彎腰在落英紛紛的鐵道間翻找什麼似的佝僂身影,眼裡滿滿的好奇和疑惑。

我卻知曉,父親正尋找著失落在鐵軌、枕木和礫石間的童年。

那是沿著漫無盡頭的鐵枝路撿拾鐵釘墊片、或是攀搭偷上列車跨鄉過鎮販賣批來的尫仔冊枝仔冰的,已通曉種種謀生門道的早熟童年。長長鐵道一列列火車載著小孩窮苦一路疾馳過溫飽、玩樂、無憂無慮的一站站過站不停;沉重緩慢的車廂再一站站滿載娶妻、生子、奉養雙親的行囊包袱,在現實漫長冷峻的軌道上搖晃駛向未來。下班後總是啃著冷饅頭或空肚子便匆匆趕往補習班和夜校兼課;為多賺一份微薄酬勞,還常熬夜為人謄寫油墨印刷的字版。一筆一筆孜孜刻劃在生活般冰冷堅硬的黑板和鋼版上,交錯出一道道過河卒子的拼命軌跡;筆畫漫漫無悔,在額頭眼角刻下、拉出一條條歲月的紋路,我和弟妹,才得以一步步安穩踩踏著長大成人乃至成家立業。

直到,猶如這條「舊山線」般被新世代的巨輪輾過,而後被拋棄、閒置。

這桐雪般的人生。禁不住山風撥弄,更承受不住流光沖擊,羸弱的蒼白滿山飄墜。生命的絢爛過後,終凋落在晚春季節。一樹樹雪瓣無聲消融,一瓣瓣落了滿地的過眼雲煙……

「舊山線」就算不再復駛,蒼老面容已蛻變成時髦流行的觀光新樣貌,桐花童話更招徠一列列旅客尋探五月雪花旋旋飛舞的萬種風情。卻不知,父親同經過一甲子滄桑的人生路,晚年可還有風景如畫?

漫步在桂竹、油桐、和相思樹參錯掩映的賞花林道,綠影婆娑間,爺孫倆的歡聲笑語就像沿途的朵朵雪白迎風翩躚。母親走後,一如林深幽幽的獨居日子,蓄積了多少無人可講的話,素來沉默寡言的父親,才如此一路滔滔不絕?

金光漸斂,日頭換了張酡顏笑看紅塵。女兒一再逗得老父呵呵開懷。或許,終點前最後這段旅途,孫女就是最美的景色吧!

當下篤定想著,這回一定能勸服父親搬來同住。更堅信在女兒的成長路上,父親如花凋落的童年將再綻放。

最後更新日期:2013-0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