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屆桐花文學獎小品文類佳作【我在想你的時候看見雪花飄落】

    我在十二月的東京漫步,你在五月的桐花樹下,在不同的時空,我們都曾看見那雪花飄落。我這裡的雪落在身上是冰涼的,就和你現在的身體一樣。那個五月的桐花樹下,你似乎把一切的熱能用盡,像一座過熱的引擎,即將起飛。

    那白色的花,是五月的雪。微風吹來,你一面整理被吹亂的頭髮,發覺自己竟被雪花圍繞著,開心地大笑,旋轉著。我還能記起每個圓圈和你飛揚的髮稍形成的角度,花兒稱職地為你伴舞,天旋地轉,你樂此不疲。曲終花散,在暈眩之中,你跌落在一片片細緻編織的白色地毯之上,泥土瞬間柔軟起來,沒有帶來任何疼痛。你心中的某處卻像碎了一塊,彷彿在與桐花共舞的幾秒之內,你就成了它們的一份子,正因同伴的凋零而感傷。

    東京街頭,我沒有撐傘,透過雪的涼意,我好像可以繼續活在那第一次被雪包圍的五月,有你的五月。我離開了這裡,回到我們一起走過的地方,等待下一次初夏到來,期待在被和煦微風吹動的油桐花樹之下,還能目睹你旋轉的模樣。其實,我想我只是需要多一點的素材建構屬於你的世界,而雪花總是緊跟著你不放的。是油桐花,或是真正的雪,已在我的記憶中混淆。我只知道,你果然是它們的一份子,從天而降,回歸大地。短暫而美麗的存在於這世間,再以絕對優雅的姿態下墜。

    記得那天我們一邊踏著雪花,你一邊跟我說,總有一天要在真正的雪中跳舞。我說,那就去東京吧。你的眼中閃過一絲憂愁,你沒想到我竟提出如此實際的計畫,輕輕點了點頭。你一定能遇上第一場雪,你強顏歡笑的說。我想糾正你的主詞運用失誤,你應該說「我們」才對,卻連一個字也吐不出。我知道,你擔心來不及了,也去不了了。無言以對的我,只能虛弱地捏了一下你的手。
   
    我感覺到它在顫抖。
   
    你的身體日漸虛弱。當十二月終於到來,我按照約定,買了一張飛往東京的機票。一張。我獨自一人前往。儘管我從沒這麼希望你的預測不準,但你的預測完全準確,我果然在這裡見到第一場瑞雪,身邊沒有你。

    我感到眼眶濕了,及時將思緒拉回這裡,以免一發不可收拾。我抬頭望向那桐花樹,突然之間,我笑了,我真是傻瓜,你就是那白色的花,你就是雪。想你的時候,你會隨時飄落人間,圍繞著我,包覆著我。在這片白色的舞台,我與你共舞,你隨風搖擺著,我跟著你旋轉,如同你第一次那麼做一樣。

最後更新日期:2013-0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