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屆桐花文學獎小品文類佳作【懷念老灶下】

     二姐訂婚該央時,請盡多个親戚朋友來食喜酒,佢个幾隻盡至腹个朋友還佇屋下歇一暗晡, 兜將屋下最好个房間分佢兜歇宿,第二日佢兜愛離開个時堅持愛到灶下去摎母親講一聲感謝个話,二姐高不將就帶佢兜到灶下去摎母親打招呼。佢兜行出家門之後,有一个臺北來个朋友就摎二姐講:「這種環境要是我,一天都沒有辦法過,真佩服妳!」

    該一擺二姐受傷當深,走到房間肚噭了一下晝。

    該時節, 兜屋下个灶頭已經當舊了,灶頭面个磚仔 忒幾下垤,母親就用水泥補轉去,看起來就像係佇人个面項貼撒龍巴斯一般,灶頭脣个石灰壁也已經分煙染到烏疏疏仔,兩支煙囪涵更像係老煙腔个煙斗,從煙囪斗竵竵斜斜仔伸到屋頂,逐擺風搓來个時節, 都會擔心這煙囪涵會不會轉忒,該載除了屋頂个部分有成時會吹轉以外,逐擺都安然無事。因為看到二姐恁呢傷心,母親就決定愛打過新灶頭。

    母親先將屋下畜个頭生捉去賣兜錢,跈等就去請灶頭師傅估價,灶頭師傅就列出一張打灶頭个材料清單, 兜照著該張清單到崩坡( 在楊梅摎湖口之間) 个 一間磚窯去買冇頭磚。 冇頭磚仔个色係淺黃色,容易斷裂,這種磚仔係做毋得用來起屋个,但係單單這種磚仔正奈得爐內个高溫,一般建築用个磚仔係無辦法奈高溫个,如同世上个事物一般,各有各个長處摎短處,比較差个東西不見得係一無是處,比較好个東西乜毋係無缺點。 兜就用手拉車,將這兜磚仔運轉屋下來。轉到屋下看到車肚有一蕊雪白个油桐花,正想起去磚窯个條路脣个油桐樹當開花。母親看了日仔之後,就請灶頭師傅來起新灶頭。這隻新灶頭起好之後, 就出國讀書了。多年以後 還係記得係在油桐花開个五月打个灶頭。

    六年後 對國外轉來,已經結婚生女了, 兜就先邸佇莊下个老屋, 个餔娘係從細佇城市邸大个人,這个環境對佢可能較生疏,但係母親還係盡有耐心教佢仰般用禾桿起火,仰般用機器灶燒石炭……,當遽佢就學會了。

     个倈仔做滿月時,除了煮兜仔雞酒外,母親還煮了粄圓招待親友,另外又打粢粑,佢將生粄仔切到把掌嬤大放佇鍋頭煮,煮熟之後撈起來放到缽頭裡肚,黏邊用一支「搞粢棍」煞猛揰同煞猛攪,直到起泡為止,這就係粢粑。 坐佇灶工前个矮凳仔 手撳等缽頭,一擎頭就看到母親个面項一粒粒个大汗珠,天窗个日光堵堵好照著母親灰白个髪絲, 就摎佢講:「毋好再做了!」 印象中該係母親最尾擺做粢粑。

      兜莊下个灶頭已隨同老屋个賣出而消失忒,母親也已經在兩年前過身了,毋過佇 个腦海裡肚仍然清楚个留等老灶下个樣仔,還過母親辛苦操勞个影像。

最後更新日期:2013-0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