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屆桐花文學獎小品文類佳作【客家媳婦的身影】

夜將眠,輕輕闔上眼,開始暗黒。

窗外一池荷花傳來的,是長年在市區裡住的人們所討厭的蛙鳴聲,知道那是來自珍貴稀有的貢德式赤蛙,而能包容牠聒噪的人,最懂牠的寂寞。泛黃的書攤在陪了一輩子的桌上,年邁無力的電風扇連掀開書扉的意願也缺缺,伴著也有著相同歲數的檯燈,並列左右如同哼哈二將般地守候。

照片裡見她,端坐在大家族一家子人中間。永遠都是將髮髻往腦後梳,亮出高高的額,笑顏不展,眉頭總鎖著愁,因為一生一世她都爲她的男人擔憂。十八歲時嫁給對方,全憑「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從外貌來看,她身軀嬌小,個性內向又足不出戶;不同於對方的相貌堂堂,留學海外又受過高等教育。但她自小勤快孝順,且擅長女紅,男人每次回家,她為他縫製衣襪;男人每次離家,她為他打點行囊,她懂得如何讓丈夫拋卻家累,卻從無怨懟。

對於一個纏足小腳女人而言,她的毅力非常,一手侍奉公公婆婆,一手承擔養育兒女的責任,兒女長成遠在海外留學,她也能強忍骨肉離別的悲傷。人們難得見她,連名字都鮮少被人提及,有人說她不懂政治,無法習慣政治上的周旋,有人說她性情太文靜,無法融入各種政治場合。她的確算得上是個賢妻良母,但在丈夫的志業裡,她無法與他有著共同的思考,只好平常日子裡藉由寫寫書法,在點、勾、捺、撇筆劃之中,把思念託付於字裡行間。

在她的人生中,長女的罹病驟逝令她悲痛萬分,更讓她心痛的是,她的男人寫信請求與她分手並祈求她同意離婚。她淡定地回了一個「可」字, 更登報發布婚姻作廢的消息,她用傳統稱讚的「忍讓」,成全了男人的心願。擔心她的男人面對眾人的責備,當著大家的面,她表示她只想過著平淡、平靜、平安的生活。這樣的生活,不在她男人的人生規劃中。

有人誇獎她「深明大義且顧全大局」,有人批評她「教子有餘而相夫不足」。她沒有爭辯,過去的歲月她選擇默默地支持,沒有一句怨言,在未來的日子裡,她也選擇靜靜地守護,沒有一絲憎恨,她疼惜她的男人遠遠勝過疼惜她自己。當她知道不能作永遠的愛人時,她退而求其次選擇作永遠的家人。隨著光陰的流逝,許多人早忘了她的容貌和她的名字,也隨著歲月的沉澱,許多人更好奇她的故事和她的愛情。

遠處傳來雞的清啼,就著光,看清書末最後一行寫著:
盧慕貞(1867年-1952年),孫文的元配夫人,生於廣東省香山縣,病逝澳門,享年86歲。

最後更新日期:2013-0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