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屆桐花文學獎一般類新詩組佳作【硬頸的轉音─向客家流民拳致敬】

繞了一圈,才發現青春的歲月

還在旁邊守候,一個流亡的少年

不斷受傷,兵荒馬亂的拳腳

年代,日子不再靜好,有一些轉音

落在棍尖,只為了聚散顛沛的

離合,刀槍變成移墾的招呼

一切就只能速戰速決

                             

招不過三,現世又如何安穩

少年總在傷口撕裂時,想起阿姆个

飯兜,他舔舐每顆飽滿的飯粒

像隻溫馴的羊,定居在這個

一直療傷的島嶼

 

你說,除了自保還能恫嚇那些

不驚稻草人的鳥雀,生活如果很深

觸不著底,五月的桐花就凝成了

純白色的雪,把冷冽的海拔

以熱情的招式救贖,而我

把言語都扔給了尚未

墾殖的荒地

 

繞了一圈,少年變成了老人

口傳的鄉野傳奇,繼續帶著鐮刀

拓荒,以堅實的雙臂抵禦外敵

我的眼睛迸出一段影像,敘述著

拳法的套路,以及硬頸的日常

最後更新日期:2014-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