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屆桐花文學獎一般類新詩組佳作【千年桐】

假使其他條件不變,源自喜悅的欲望會強過悲傷的慾望。

──史賓諾莎《倫理學》

 

這個族群習慣在炎日曝曬下沉默站立

將枝頂包裹成心,於是

每片葉的掌紋有了星狀脈搏
他們撐一座守望的林

開一季燦爛的雪

那雪,以詩的身影斜飛

一字一行,緩緩飄落

 

他們還習慣用百日孕育核桃狀的果實
一隻隻好奇的油金龜
飛入肥皂裡,洗人間冷暖
飛入油漆裡,粉飾太平

或是再飛入油墨裡,滾一滾

蛻變為詩?

 

千年前,傳奇的油金龜還治天刑

治那無可治的哀傷痲瘋

治大大小小的毒凍瘡
他們為人生不可名狀地長長苦難

結一個短短的句號

最後更新日期:2014-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