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屆桐花文學獎客語類小品文組佳作【八月桐花】

聽到外背汽車嗡嗡嗡个聲音,兩隻狗仔一條黃个摎一條黑个就從灶下衝到客廳來,再向大禾埕个方向飆等出去。在客廳藤椅坐等啄目睡个老阿婆,也分這兩隻狗仔个衝撞聲音吵醒,佢擘開目珠,感覺門口當晝頭个日頭強光肚,有人行入个身影,若係無聽到落來个人喊一聲「阿婆」个話,佢就無辦法認出該就係阿達牯。

    佢心肚想,好在阿達牯邸佗附近,長透會轉來看阿婆,無就難得有人摎自家講一句話。其他个孫仔不係邸佗大城市,就係邸佗外國,年頭到年尾都見毋到一次面。以前孫仔還細个時節,佢輪流到三个倈仔个屋下去𢯭手渡細人,該央時老伴堵堵正對鐵路局退休,自家又還無麼个病痛,真正係「好貓管三家。」滿子个細人大了,兩老正發現自家漸漸仔變「外人」,日時頭摎佢兜掌屋,暗晡頭煮好飯菜等佢兜食夜,佢兜吃飽了就各各行入自家个房間肚,房間肚有電視同電腦……兩老坐在客廳看電視,輒常兩儕都在電視機前睡忒了,醒來个時電視肚在該報午夜新聞      兩老最尾感覺還係轉到莊下个老屋歇正自在。老公過身以後,一大堂屋就伸佢摎大个倈仔兩公婆共下邸,大倈仔中風之後,連講話都不清不楚,好在有大心臼,成下仔可以講一兩句話。大心臼正小學畢業,摎自家較有話好講,伸个兩隻心臼都有讀到高中摎大學,顛倒無麼个話好講。想到自家以前服侍過阿婆同家娘,除了愛料理老人家个三餐,還愛洗尿裙屎褲,從無怨言,這下个心臼愛佢一杯水乜毋使想,時代無相同了。

   「阿達牯,你知若二叔去那位了?」 佢問過當多人同樣个話。

    以前,第二个倈仔逐早晨在公園肚運動煞了,就會從街路買轉來豆漿同饅頭,摎佢共下吃早朝,從五月節過後,就毋識看到厥个蹤影。

    「佢去大陸還吂轉來!」 阿達牯大大聲摎佢講。

     老阿婆乜知第二个有兩个倈仔在大陸做頭路,佢敨一下大氣:「敢係大陸个錢有恁好賺,賺到無想轉來?」

     其實厥二叔係中風開腦了--阿達牯那敢講出來,厥二叔腦開刀之後,命係救到了,但已經無講話同行動个能力,只好靠外勞日夜服侍。

     老阿婆逐日都會企到大廳下門脣看外背幾下遍,因為佢相信厥倈仔有一日會從大禾埕行等落來。忽然之間,厥个面項顯出歡喜个笑容,就像發現到麼个寶个樣仔:「阿達牯,你看對面大龍崗个油桐花係毋係開到當鬧?」阿達牯心想, 今這下已經係八月了,哪會還有油桐花?佢還係照阿婆講个方向看過去,果然看到對面山排下个樹園肚,一大片雪白个花叢,佢長透從大龍崗个山排下經過,故所知該係企在樹頂个白鶴仔,佢不忍心講出來,佢想就當作該係八月桐花又有何不可呢!

最後更新日期:2015-0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