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屆桐花文學獎一般組新詩類首獎【問牆】

整個下午都在牆邊,像Tracy Chevalier 筆下那位
「戴珍珠耳環的少女」。
你問「桐花的白是什麼白」,
而它們就像畫家維梅爾那樣回答你⋯⋯

在斜躺的陽光下
我是調性緩慢的一種白。然而桐花
就是要這樣的守住
守住一個石階,或者因為太愛而
獨自想像,隱喻,理性地作夢
真誠地落淚。像我這樣的桐花
有著你瞳孔邊的白

你從音樂停止的地方走來
問我有幾種白。這時
白雲已經離岸很遠,而山很近
經過一堵穿上瓦衫的牆
你終於問牆了。你問,桐花到底是什麼白
客家建築用泥,用木,用竹
用火磚回答你:在地的顏色。
就像,不想寫下的一封分手信

山徑有一場小雪
才剛要踮腳就到了夏天
如果,手染布裡還保留一朵
長了韻腳的桐花
這裡的牆會告訴你
那是被離愁唱過的顏色

最後更新日期:2015-0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