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屆桐花文學獎客語組短篇小說類佳作【山歌變奏曲】

過了立秋,白熾白熾个日頭還當大,一臺白色轎車在投222縣道,順等彎斡个山路,駛入群山包圍山地綿延个大埔鄉,一路都係弓蕉園檳榔樹,牛眼漫山遍野,青青山色空氣清新,頭一擺來這位个阿富,心情漸漸仔輕鬆起來,自言自語講:
 
「牛眼文化季,毋識看過這種活動,一定當生趣!」想等就暗暗仔偷笑。
 
半晝仔,阿富來到埔頂李屋巷口,佢影一下後視鏡,摎目鏡𢱤高兜仔,平頭、淺色恤子配洋服褲,面帶笑容將車仔斡入李屋天墀坪,正愛下車──!
 
「嗨!你總算來咧。」李芳玲滿面笑容對門口行出來,佢著一領水紅色T恤配牛仔裙,雞卵面項一對目珠全係水光,係一個秀氣个細妹仔,在北部食頭路,同阿富共間學校教書,避暑放尞轉來𢯭手,兩人感情穩定發展。
 
「芳玲!」阿富行出車門笑笑仔,「敗勢!來忒晝咧,害你等恁久!」
 
「毋會啦!」芳玲乜笑咪咪仔,「當熱嗬!來去廳下食杯茶。」
 
廳下已闊,粉白个壁,中央放矮櫃兩片係窗門。左爿有書櫥、電視櫃,右爿放膨凳,壁項掛一幅山水畫,簡單純樸个布置,分人感覺清新鬆爽,阿富問:
 
「天光日个山歌比賽,𠊎愛做麼个事呢?」
 
「山歌比賽係大埔鄉客家協會主辦,吾爸爸係委員,會長係吾小學先生,佢拜託𠊎主持,𠊎毋好意思拒絕,為着愛摎這隻活動辦好,想着你對山歌已有研究,請你來𢯭手,詳細情形,暗晡夜會長會過來說明。」
 
「𠊎對山歌也毋係麼个專家,就自家好搞,你講麼个𠊎就做麼个,無問題啦!」
 
「多謝啦!」芳玲滿心歡喜。
 
「欸!屋下仰伸你一儕,其他个人呢?」
 
「佢兜哦!」芳玲指向屋背,「大家在後背寮下剪牛眼。」
 
「帶𠊎過去拗牛眼好無?」
 
「好啊!𠊎帶你去,毋過山頂个牛眼拗忒了,這下愛摎一桍一桍个牛眼剪下來,準備下晝愛焙个牛眼。吾爸吾姆,吾公吾婆,還有吾老弟个同學乜在該𢯭手剪牛眼。」
 
「吓!若老弟恁曉得,請同學來𢯭手噢!」
 
「係啊!該兜大學生避暑閒閒,講麼个打工換宿,其實係吾老弟个樂團,團名安到「天擘亮」。會長想摎山歌比賽辦鬧熱兜仔,吾爸推薦「天擘亮」來表演,團員加吾老弟總共四儕,來幾下日了,日時頭上山𢯭手拗牛眼,暗晡頭在天墀坪練習,佢兜山歌唱到有板有眼,暗晡夜練唱時節,你聽就知了!」芳玲講等就帶阿富向屋背行去。
 
阿富跈芳玲對後尾門出去,無幾遠有一間工寮,紅色个屋頂在樹園特別打眼,啦濟喲傳出呢呢噥噥个廣播,濛濛个火煙在屋側角游啊游仔,牛眼樹下一籠一籠个牛眼,有七、八個人在樹下剪牛眼,芳玲同阿富來到門口:
 
「阿公阿婆!爸媽!這係吾學校个同事張永富,佢戴桃園,𠊎請佢來𢯭手天光日个山歌比賽。」
 
「恁會相惜!恁遠過來𢯭手。」老人家笑咪咪仔看等阿富,斡頭對阿晨講:「阿晨!去寮下兜兩張矮凳仔來,分張先生同若姐坐。」
 
「伯公伯婆!阿叔阿姨!恁多同學大家好!𠊎係阿富。」阿富企在門口躬身行禮,笑笑仔向大家頷頭相借問。
 
「坐啦!這坐啦!」阿晨摎矮凳仔放在樹影下。
 
「恁仔細!」阿富坐下來,跈等大家剪牛眼,佢講:「這係𠊎第一擺看着恁多牛眼,在北部罕得看着牛眼樹,就算看着,樹頂牛眼總係看得着食毋着,這兜牛眼係仰仔拗个,拗到恁多?」
 
「以前拗牛眼噢!蹶上樹頂拗,當多人跌到手斷腳斷。」芳玲个阿爸講,「這下新頭腦了,用梯仔跋上去拗,較遠拗毋着,就用鉤仔勾過來拗,樹枝較高拗毋著,就擎鋸仔來鋸,摎樹桍鋸下來拗,過忒年鋸過个位所就會矮化,牛眼就拗吔着了。」
 
「原來係恁樣拗噢!」
 
「還有哦!」芳玲个阿姆笑微微仔講,「牛眼樹園蚊仔當多,側膁愛吊等蚊香逐蚊仔,係無蚊仔恁惡,會畀扛走哦!」
 
「係喲!拗牛眼恁辛苦,這下市場牛眼五斤一百當便宜,恁樣賣敢有工錢?」阿富緊剪牛眼緊問。
 
「種牛眼个人盡衰過,因為拗着个牛眼毋耐放,大出時節,產地牛眼就大落價,來收購牛眼个人,出个價數低到分人搥心肝,一斤五個銀到十個銀都有。」芳玲个阿爸又講:「今年風調雨順無風搓,產量比舊年加有五、六成,好得阿晨帶這三個同學來𢯭手,イ恩俚个牛眼正拗得揫。」
 
阿晨个同學在樹影下剪牛眼,一個較烏、一個較瘦、一個戴目鏡盡好認,四儕人嘖嘖啐啐毋知講麼个,較烏該隻笑講:
 
「阿叔!𠊎兜係來搞个啦!」三個同學笑咪咪仔緊頷頭。
 
「阿晨!」芳玲插嘴講:「𠊎險險毋記得,會長打電話來,喊你帶同學下晝過去伯公崗,𢯭手布置會場。」
 
「啊!恁堵好,𠊎兜下晝乜愛過去看場地,做得順續布置會場。」
 
下晝,阿富在寮下𢯭手焙牛眼,佢總算了解,傳統个牛眼灶,仰般焙出滋味甘甜个牛眼乾。
 
庄下暗晡頭,涼風挲面,像水樣仔,又軟又清涼,草竇肚土狗仔唧唧唧,像一首歌,高亢又有款調。食飽夜,李屋簷下電火點著,天墀坪擺好凳頭、茶罐,阿富同芳玲一家人,在天墀坪坐尞打嘴鼓,這時節,阿晨摎厥同學叮叮咚咚搬出樂器,來到天墀坪,排練天光日表演个節目。
 
較瘦个同學歕直簫( 黑管),較烏个同學打樹箱鼓,阿晨摎戴目鏡个同學彈吉他企中央,大家準備好勢,歕直簫个同學略略仔臥起頭,下𪘒一頷,咿咿哦哦个簫仔聲,像風中个彩帶捩來捩去,前奏一過,吉他、樹箱鼓跈等響起,目鏡仔目絲絲唱出「望春風」,佢前一段唱學老,後一段唱客語,雖然語言無相同,毋過韻味共樣恁好,再過來,係阿晨个山歌組曲:
 
山歌毋唱心毋開,大路毋行生溜苔,
腳踏溜苔跤跤跌,早知路滑𠊎毋來。
 
阿晨先唱慢板个大埔調,續等係藍調曲風,顏志文改編个山歌,最尾唱客家電視,鬧熱打擂臺个主題曲,謝宇威用搖滾曲風改編个山歌。
 
組曲唱完,天墀坪个觀眾都搭手喊好,阿晨講,頭前係鬧棚个表演,續下來煞棚个表演,係呂金守先生寫个「開心老山歌」,跈等叮叮咚咚就唱起來,搖滾曲風,輕快个節奏,聽起來心情鬆爽,「開心老山歌」一唱煞,又係一陣掌聲。
 
「唉哉!這兜後生仔恁慶啊!」
 
聲對背後傳來,阿富同芳玲斡頭一看,原來會長企在後背,毋知哪下仔過來?
 
「會長!恁煞猛,你哪下來呢?𠊎無注意着,在這坐啦!」芳玲企起來讓位,阿富乜跈等企起來,笑笑仔頷頭打招呼,渟一杯茶分會長。
 
「恁仔細!坐啦!大家共下坐。」會長摎凳仔徙好勢,喊大家坐下來,「𠊎來到時節,堵好看着表演,就停下來欣賞,這下後生仔會唱山歌已少,無想着你兜恁會唱,有傳統也有現代,唱起來當好聽。」
 
「多謝啦!」阿晨摎同學笑咪咪仔講。
 
續下來,會長摎大家說明天光日山歌比賽个流程,到時客家協會个志工,會到現場𢯭手,佢摎參賽名單,一份交分主持人芳玲,一份交分報到處个阿富,特別交代有二十二儕報名,取三名頒發獎盃。
 
「阿晨!」會長面翻過去問:「你兜仰恁慶?會恁樣編排表演个節目。」
 
「這愛承蒙會長,分吾樂團有表演个機會,吾爸講,『這擺个表演當重要,做毋得落氣』𠊎兜就上網去尋,查出客家山歌,有當多無共樣个曲風,為着愛分現場鬧熱起來,就摎傳統同流行合等來唱,對學老个望春風,唱到客家歌曲,希望恁樣个安排,餳吔着觀眾!」
 
「著!著!就恁仔,這種編排當好。」會長緊頷頭。
 
「イ恩大埔鄉嗬!」芳玲个阿爸講,「客家人四股一股,其他全係學老人,客家人會講學老話,學老人毋曉講客話,兩隻族群合共下,全聽着學老話,客家話嗄無忒,這擺有機會表現客家文化,大家一定愛好好來做。」
 
「著啦!往年牛眼文化季,無山歌比賽,今年會放山歌落去,這毋係天頂跌下來个禮物哦!」會長食一口茶,吞一下口涎,看等阿晨講:「這係有緣故个,若爸摎𠊎心肝肚清楚!」
 
「會長!」芳玲个阿姆講,「到底麼个緣故,你就講出來,毋好話講一半又毋講,餳人得似。」
 
「這愛對四月二十客家桐花祭講起,記得今年客家桐花祭,開幕時節請鄉長致詞,佢一上臺就講,『你兜客家人仰仔仰仔?』像イ恩客家人毋係鄉民樣仔,佢無想著佢係大埔鄉个鄉長,毋係學老人个鄉長。還有主持人个問題,佢大做人情,摎臺頂个貴賓一個一個請上臺講話,就イ恩俚客家協會,客委會委員二儕講客定定,其他个全講學老無就國語,單淨講話就占忒點過鐘。還有一間國中校長,結舌又好講話,講客家人憨痴憨痴,像山精大戇,會做校長講話嗄恁無水準,聽著正經會翻血。過後,臺頂个表演,客家歌唱兩、三首,其他个都係學老歌、國語歌曲。有人去尋主辦單位溝通,希望辦理客家文化活動,多用客語尊重客家人,毋過無效,顛倒係主持人拿等麥克講,『今晡日,因為有當多外地來个朋友,佢兜毋會講客話,聽毋識客家歌,故所請客家朋友犧牲一下,這下族群融合,客家人毋好忒堅持自家个母語。』這屙痢屙肚个話,佢也講吔出嘴!」
 
「有影!」芳玲个阿爸講,「當時𠊎在現場,就係恁樣个情形,毋過イ恩俚係在地人,客家人係少數,故所就忍下來,無想著係一個外鄉客看毋下去,投書客家雜誌,這種事情正爆出來。」
 
「詳細情形,看客家雜誌就知了!」會長敨一口大氣。
 
「啪!」芳玲个阿公,用扇仔拍一下腳,面色嚴肅,「桐花祭𠊎無去,聽恁樣講,實在還食人哦!」
 
「背尾,客委會看著客家雜誌个投書,就行文鄉公所附上投書影本,請鄉公所參處改進。」會長又講:「今年桐花祭辦到不褡不膝,イ恩在地客家人,就像啞仔食黃連,有苦口難言。這擺鄉長恁好心,規劃牛眼文化季个時節,喊𠊎出一隻客家節目,毋知佢係愛補償抑係愛為難𠊎,𠊎一下就講愛辦山歌比賽,佢目盯盯仔緊看,無想着𠊎會答應。」
 
「客家山歌啊!最有名个係隨口山歌,聽講,新埔个徐木珍會唱,除忒佢以外,就毋識聽人講了」芳玲个阿公撥等扇仔,繼續講,「頭擺,𠊎試看過打採茶,有一齣戲安到『敬茶』,這盡好看哦!就一個阿旦定定,阿旦愛向觀眾敬茶,觀眾啉了茶,就在茶杯仔放一樣東西,表示謝意,這安到矺杯底,阿旦接轉茶杯仔,就愛唱採茶歌,愛摎該樣東西唱入去,做得用人唱過个山歌,乜做得自家儘採鬥四句來唱,這種个表演臺頂臺下有來有去,盡生趣哦!毋係有一隻老歌星喺!安到麼个名——識選過立法委員該隻——」
 
「余天!」阿晨大聲喊出來。
 
「毋係余天!記得厥名仔係——」阿公緊爪頭那緊想,「啊!著啦!張帝!張帝這隻歌星嗬!人出麼个題目考佢,佢黏時就做得唱出來,觀眾當好看厥節目,這摎イ恩俚隨口山歌當像,天光日个山歌比賽,係有這種表演嗬!一定當鬧熱。」
 
「係啦!」會長道嘆講,「𠊎識聽人講過隨口山歌,摎這表演加落去,定著當好看!毋過,這下無人會唱隨口山歌吔!」
 
「阿富!你來試看仔好無?」芳玲突然問。
 
「麼个?」阿富無聽清楚。
 
「你在學校教客語,寫已多山歌教材,會寫又會唱,你來挑戰隨口山歌好無?」
 
「做毋得!做毋得!心臟係無罅強嗬!會佇毋著。」阿富兩支手亂搖。
 
「就像阿公講个敬茶,イ恩俚問臺下觀眾,摎身項个東西拿來做題目,範圍就毋會恁大,大約有麼个東西,暗晡夜先做功課,到時選五題來唱,恁樣就有隨口山歌个效果,臺頂臺下有來去,增加山歌个趣味,好無?」
 
「好啦!你來唱啦!」會長講,「像芳玲這靚細妹仔,就肯做主持人,為客家文化盡一份心力,你來𢯭手啦!イ恩大埔客家人係少數,到時觀眾毋會已多,連報名个人加起來,差毋多二、三十儕定,過講,大部分人毋會講客話,唱毋著乜無幾多儕知!就排到開心老山歌後背表演,好啦!分𠊎拜託一下。」
 
阿富盡為難,雖然會寫山歌詞,毋過,現場無把握寫吔出,題目若係身項个東西,試著又無已難,先做功課可能做得過關。佢想頭想尾,就驚落氣見人毋得,佢緊講「毋好!」大家就緊講「好啦!」經過大家唆慫同鼓勵,竟然糊裡糊塗就答應下來。
 
阿富頭腦空空,一下嗄毋知愛仰仔準備,大家表情無共樣,有人歡喜,有人愁,乜有人看熱鬧,混亂中,芳玲帶等大家揣題目,有石頭、手帕、鎖匙、手機、銀角仔、礦泉水、手錶仔、目鏡、禁指、花…… 。芳玲出主意講,題目係禁指,就唱「錫打禁指金包皮,一心打來送分你,實言實語同妹講,心中有錫妹毋知。」題目係花,就唱「對面看着蓮花紅,想愛摘花路難通,等到路通花又謝,菜籃㧡水無採功。」阿富就用這歌詞,用三大調來練唱,加上天擘亮樂隊伴奏,聽起來已鬥搭。阿晨講,係觀眾拿石頭,無現成个歌詞,仰結煞?大家七嘴八嘴鬥出一條歌詞,「石頭公園油桐花,叭叭跌落地泥下,樹下可比花布樣,地面就像鋪白紗。」
 
該暗晡,阿富翻去翻轉睡毋落覺,半夜䟘床,一儕人在天墀坪坐下來思考,摎想著个問題記下來,一題一題寫出歌詞,雖然正唱五題,毋過毋知題目,就像考試樣仔,心肝哱哱跳,到下半夜,上床睡目个時節,心肚一直後悔,做麼个愛答應人唱隨口山歌?
 
第二日,芳玲个阿公阿婆,留在屋家掌牛眼灶,其他个人坐轎車,過去伯公崗,一路行去,牛眼文化季个旗仔在電線楯亂飛,到會場路口,紅冬冬个充氣拱門,兩支腳企在大路頭,頂高貼等「大埔鄉牛眼文化季會場」盡打眼,大門落去,伯公崗牛眼灶觀光公園,就在眼前。
 
會場看起來六、七分地大,左手爿係大草坪,草坪搭布篷舞臺,係山歌比賽个場所,音響師當當在該牽線試音。右手爿係花臺,順等花臺搭一格一格个布篷,係服務臺摎賣食个攤位。對中央係一細截草坪,脣頭有牛眼灶解說牌,過去係二棟揰鐵皮个寮仔,前棟寮下,有三座傳統式牛眼灶,後棟寮下,安十臺新式个灶頭,兩棟中央放一大堆牛眼樵,一條紅布條「牛眼个故鄉——伯公崗起灶典禮」吊在寮下飛啊飛仔。
 
「阿富!愛先上臺感受一下無?」芳玲有兜仔緊張,一種毋安个口氣。
 
阿富行上舞臺,心肝哱哱飆,向臺下看去,紅紅个塑膠椅排齊齊,椅中央一隻圓空,像幾十張嘴笑無停,佢詐輕鬆,心情緊張毋敢分人知,皮笑肉無笑對芳玲講:「毋使愁啦!時到時當,無米正來煮番薯湯。」
 
續下來,阿富同芳玲確定比賽个流程,摎音響師溝通收音个問題。時間像流水,會場放出輕鬆个音樂,人緊來緊多,一籠一籠農產品送來會場,賣食攤仔盡鬧熱,尖等嚌嚌啁啁个人客,人來人往鬧熱煎煎。
 
開幕熱棚,小學生笛仔隊打頭陣,過後係社區媽媽舞蹈表演恰恰、吉魯巴,有音樂幫襯,會場一下鬧熱起來。吉時九點,牛眼文化季開幕,鄉長同貴賓上臺致詞,隨後,帶貴賓到傳統牛眼灶前祭拜起福,就用火把點着牛眼灶火,正式宣布今年牛眼文化季開始。
 
「各位鄉親大家好!十點開始有山歌比賽,報名山歌比賽个鄉親,請來舞臺這片報到!」
 
芳玲在臺頂三不二時用麥克廣播,客語、華語摎學老輪等講,漸漸仔有人偎兼過來,頭探探仔緊看到底係麼个戲齣。會長在臺前招呼評審先生,阿富在報到處招呼參賽者,來報到个人,毋係歐吉桑就係歐巴桑,有幾下個老人家,對佢兜談話中聽出,有五、六個係外地人,佢兜參加歌謠班,唱山歌唱出興趣,臺灣走透透,有山歌比賽就去參加,長透相堵頭變成好朋友。
 
靚細妹特別餳人,在芳玲个廣播下,臺下聚集二、三十個觀眾,天擘亮樂團準備熱棚時節,喇叭又傳出:
 
「各位鄉親!今晡日个客家山歌比賽,節目精彩,歡迎大家來欣賞,這下愛表演个係天擘亮樂團,為大家帶來好聽个歌曲,第一首係望春風,第二首係山歌組曲,請大家伸出若个雙手,用熱烈个掌聲來歡迎『天擘亮!』。」
 
「啪!啪!」掌聲零零㪐㪐 ,觀眾坐等講話个講話,食東西个食東西,細人仔走來走去,臺頂四個後生仔,兩支吉他,一支烏笛仔,還有一隻樹箱仔,愛表演麼个,無人關心。
 
簫仔咿咿哦哦,吉他、樹箱鼓叮叮咚咚七叉七叉,伴奏響起,目鏡仔用學老柔柔仔唱出:
 
「獨夜無伴守燈下,春風對面吹…… 。」
 
「哇!正經有效。」阿富注意觀眾个反應,臺下恬靜下來,廣場有已多人看轉這片,有人緊拚拚仔走過來,儘採尋張塑膠椅,坐下來欣賞,續等係客語版望春風唱到山歌組曲,臺下觀眾聽到嘴擘擘,背尾,天擘亮樂團得著熱烈个掌聲。阿富心肚想,「阿晨頭腦好,先用大家聽仔識个語言,熟絡个歌曲,巧妙轉到山歌,觀眾裡肚一定有學老人,畀餳過來。」
 
熱棚過後,客家協會會長上臺簡單致詞,山歌比賽就正式開始。大部份人唱老山歌、山歌子、平板三大調,乜有人自家準備伴奏CD 唱小調,歌謠班个人服裝較講究,唱起來有板有眼,看臺風就知係老腳士,本地人無恁會唱,走音、跌板、忘詞、搶拍、對毋着伴奏各種情況就有,毋過逐個都當認真唱,這就係趣味个所在,觀眾無走忒,顛倒有加無減,看佢兜笑到恁歡喜,一定係來看鬧熱。
 
山歌比賽在觀眾笑連連中結束,統計成績時節,天擘亮樂團又過上臺,演唱開心老山歌,現場氣氛熱烈,臺下个阿富心神毋定,拿等昨暗晡个筆記,一遍又一遍看詳細,厥腳緊掣,掣到身體跈等顫起來,佢看一下主持人,芳玲對佢笑微微仔,這笑容像一帖鎮定劑,厥心情漸漸仔平靜下來,佢敨一口大氣,對自家講,「加油!」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臺下又係一陣掌聲。
 
「哇!無想着山歌有恁多無共樣个唱法,多謝!多謝天擘亮樂團,帶來精彩个表演!」
 
主持人緊講緊指天擘亮樂團,示意大家掌聲鼓勵,團員向觀眾擛手行禮,在掌聲中下臺,這時節,芳玲行到臺中央笑咪咪仔講:
 
「各位鄉親!比賽成績還吂算好,還有一息仔時間,イ恩俚再來看一齣隨口山歌表演。」話一講煞,歌謠班个人「吓」一聲,現出一種毋敢相信个表情,老人家目珠擘大大,像無聽清楚樣仔,後生仔看來看去,毋知麼个安到隨口山歌。
 
「這表演係恁樣,等下請觀眾,隨意在身項拿出一樣東西,𠊎儘採選五樣放臺頂,表演个人,一樣東西愛唱一首山歌,山歌愛摎這樣東西唱出來,就係國語講个『即興演唱』,恁樣大家了解無?」臺下觀眾七嘴八嘴,議論紛紛,芳玲看阿富準備好勢,就講:「這下,請大家用掌聲來歡迎阿富哥!」
 
阿富行上臺,向大家躬身行禮,拿等麥克退兩步腳企臺中央,等待觀眾出題个時節,厥心肝哱哱滾像打鼓,佢緊敨大氣,平靜緊張个情緒,無幾久,昨暗晡做个功課,漸漸仔在心肝肚想起來。
 
「好!這下請觀眾隨意摎東西——」
 
話吂講煞,一個歐巴桑在塑膠椅底下,拿出安全帽放在臺頂,芳玲來毋掣阻檔,有兜仔尷尬,佢看一下阿富,阿富笑笑仔點下頭,芳玲斡轉頭講:
 
「這位大姐,𠊎吂講煞你就緊拚拚仔,摎帽仔拿上來,毋使恁鬥緊,分大家有公平个機會好無?」觀眾哈哈大笑,主持人繼續講:「這下摎若東西擎高高,分𠊎看得着。」
 
芳玲看着臺下有十過項東西,佢指講,「這位拿礦泉水个大哥,中央拿手機仔个小姐,該位拿石頭个小朋友。」佢還愛選个時節,突然一個老阿伯,拿一大桍牛眼放在臺頂,拱等背笑嘻嘻仔退轉去。
 
臺頂五項東西,安全帽、礦泉水、手機、石頭、牛眼放一排,主持人講:
 
「等下唱過个東西,自家自動拿轉去。隨口山歌無恁簡單,這下無人敢唱,這五項東西係做得唱出一項,就有六十分,唱二項就七十分,唱三項八十分,唱四項九十分,唱五項就幾多分?」主持人提高聲調問。
 
「一百分!」全場个人大聲回答。
 
阿富知,佢知芳玲係摎大家注預防射,萬一唱毋出來乜毋會見笑,無想着芳玲頭腦恁好,心肚感激不盡。
 
「好!請天擘亮樂團上臺來伴奏。」阿晨佢兜行上臺,樂器準備好勢,主持人講:「請大家用熱烈个掌聲,來歡迎阿富哥个隨口山歌!」
 
阿富先用老山歌唱「安全帽」:
 
佢買一臺奧多拜,騎上騎下盡囂俳,
 
孤盲毋戴安全帽,警察抓著頭犁犁。
 
一唱煞,臺下一陣掌聲中,有人用學老話問,「囂俳毋係好話,你唱个歌仔係罵人無?」話正講忒,已多人笑出聲,主持人煞煞用學老話,解釋山歌个內容,佢用客語、學老雜等講,「有兜學老話摎客家話當像,就像奧多拜、盡囂俳、安全帽、頭犁犁這兜,學老摎客話都差毋多,注意聽會聽得識。」續等佢喊大家跈等佢唸,就像教學生仔,佢用客語唸一句,大家跈等佢唸一句,就恁仔摎奧多拜、盡囂俳、安全帽、頭犁犁,大家跈等佢用客語唸一遍。
 
續等用山歌子唱「礦泉水」:
 
上山摘茶臨晝邊,日頭晒到會發癲,
 
樹下啉口礦泉水,清涼解渴真自然。
 
歌仔唱忒,主持人自動摎歌詞用學老唸一遍,續等愛大家跈佢唸,佢用客語唸一句,大家跈等佢唸一句,有講有笑个聲浪,傳遍公園,賣食攤該頭个遊客,漸漸仔聚集過來,臺頂臺下有來有去,觀眾緊來緊多,臺下一百張塑膠椅,漸漸仔毋罅坐!
 
再過來「手機」用平板唱:
 
現下手機盡時行,蘋果牌子最有名,
 
韓國Samsung 得人畏,HTC 擔輸贏。
 
歌仔唱到英文時節,就有人笑出聲,無想著山歌也做得唱英文,大家就笑連連,主持人用共樣个方式,教大家唸一遍。
 
續下來用老山歌唱「石頭」:
 
翻山過嶺車無停,思思念念你一人,
 
石頭刻上𠊎个愛,海燥石爛不斷情。
 
觀眾目珠盡金,注意著阿富唱个時節,不時斡頭看等芳玲,學老人雖然聽無麼个識,毋過看阿富个表情,大約揣出係麼个意思,全場个人笑弛弛仔,有人喊出「哦——戀愛!」臺下觀眾全部哈哈大笑,跈等人喊「哦——戀愛!」
 
芳玲在阿富看等佢唱該央時,就面紅濟炸,加上觀眾一喊,佢無結無煞,走到布幕背囥起來,佢越囥觀眾笑到越大聲,這時節會長行上臺,拿起芳玲个麥克,用學老同客話雜等講,這靚細妹面皮薄,敗勢到囥起來,嗄毋知愛仰仔主持,先分佢尞一下仔,𠊎暫時代佢主持,會長用芳玲个方式,教大家唸歌詞。
 
最尾係「牛眼」,阿富用老山歌唱,伴奏正出聲,先前放牛眼个老伯,手擎高高行往前講:「等一下仔!這後生仔恁慶,會唱隨口山歌,真無簡單,這下唱四題有九十分了,最尾一題愛較難兜仔。」佢摎臺頂个牛眼,拗到三細桍放三堆,佢講,「斯文哥,做得唱三首牛眼个山歌無?」
 
觀眾笑咪咪仔愛看鬧熱,芳玲在幕後探出頭,面帶愁容,會長看一下阿富,阿富點下頭,意思係講做得,會長拿起麥克講:
 
「這題當難,愛唱三首無共樣个『牛眼』,大家啪仔聲摎佢催落去,請阿富哥來唱『牛眼』!」
 
牛眼樹頂堆打堆,想拗牛眼無恁該,
 
愛蹶愛爬又愛鋸,蚊仔叼到一身痎。
 
借問這位麼个哥,牛眼一斤賣幾多,
 
一斤五箍加減賣,價數毋好無奈何。
 
牛眼樹焙牛眼乾,灶肚牛眼搥心肝,
 
本係共根共血脈,兄弟相㓾阿姆哀。
 
這三首牛眼,阿富用三大調來唱,唱忒,會長用共樣个方式,教大家唸一遍,第一、二首歌詞,大家聽着就講,「著啦!著啦!種牛眼幾辛苦吔,衰過哦!」會長教到第三首時節,笑笑仔問阿富:
 
「這歌詞熟面熟面,像哪位看過樣仔?」
 
「係恁樣啦!」阿富講,「這係𠊎𢯭手焙牛眼時節,看着用牛眼樵焙牛眼,就想著三國時代,曹植寫个七步詩,『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這山歌對這來个啦!」
 
「這後生仔還慶哪!摎牛眼觀察到恁詳細,イ恩俚焙恁多年牛眼,嗄無想着這點。」會長嘖嘖滾阿𧩣阿富。
 
隨後,會長摎第三首牛眼,一句一句翻轉學老,翻到盡尾一句「阿姆哀」,會長停下來,表情有兜仔尷尬,這時,觀眾牙嘻嘻仔緊看,阿富目珠睞啊過,「哇!拶拶个人,有一、二百儕尖在臺下,賣食攤該頭,伸一儕人掌店,其他个人全部走來看表演,無想著山歌會恁餳人!」
 
會長看一下阿富,看一下觀眾,又看自家記歌詞个紙條,半尷不尬用學老講,「俺娘喂!」這句話在麥克傳出去,歸棚笑到貶轉來,久久毋會停,等笑聲漸漸仔恬吔,會長帶笑帶笑,帶等大家唸三遍「俺娘喂!阿姆哀!」大家緊唸緊笑,唸到當歡喜。
 
觀眾笑聲漸漸仔停下來,先前个老伯又擎手講:
 
「山歌有四句,斯文哥!你做得逐句摎牛眼唱落去無?」
 
會長聽着,煞煞行到臺前,笑笑仔對老阿伯講:
 
「這位大哥,若問題恁多,看得出,你一定當會唱山歌,這隻問題就你來唱好啦!」
 
「無哪!無哪!一般个就想毋出,這恁難𠊎仰會?」老伯緊搖手,煞煞坐轉去。
 
「𠊎來唱啦!」阿富講。
 
無想着阿富做得唱,芳玲笑容滿面,跈等大家放勢搭手,阿富吞一下口涎,用老山歌清唱:
 
滿山牛眼大埔鄉,牛眼起灶伯公崗,
 
家家戶戶焙牛眼,桂圓味緒甜又香。
 
一曲唱完,臺下掌聲啪啦啪啦響無停,攞等噢噢噢个喊聲,歸隻公園都聽得著,掌聲過後,會長一句學老一句客,教大家唸一遍,特別強調桂圓就係剝殼个牛眼乾。
 
「承蒙!承蒙阿富哥帶來精彩个隨口山歌,請大家再次掌聲摎佢鼓勵!」會長緊講緊比行到臺前,向阿富示意做得下去了,阿富向觀眾一鞠躬,在掌聲中行下臺。
 
續下來,會長摎麥克交分芳玲,進行頒獎典禮,山歌比賽就恁樣圓滿結束。散場時節,觀眾議論紛紛:
 
「該老伯係來亂个無?」
 
「一定係隱居山林个山歌王,愛考斯文哥。」
 
「好得斯文哥功夫恁好,無畀考橫。」
 
「無想着客家山歌恁生趣!」
 
食飽晝,芳玲个爺哀先轉屋,阿富同芳玲在公園遶尞,有在地美食品嚐,有花布染色,有秤牛眼,還有用湯匙傳牛眼个遊戲,兩儕都搞到當歡喜,毋多知仔,到活動結束个時間,阿富愛送芳玲轉屋,芳玲講:
 
「毋使啦!無順路,阿晨厥同學天光日正轉,等下佢兜會載𠊎,你就直接在這去高速公路轉桃園。」
 
「加一禮拜就愛開學吔,你愛哪久上桃園,𠊎來載你好無?」
 
「等屋下事做閒吔,正來聯絡——」
 
芳玲講等話,會長擐一隻袋仔,遠遠行來。
 
「欸!斯文哥!」
 
「會長!活動結束了,𠊎愛來去轉哩喲!」阿富講。
 
「這擺山歌比賽恁圓滿,愛承蒙你兜,芳玲係主持个人才,阿富个隨口山歌精彩,正經精彩,係有在這上下,愛記得過來坐尞,這一滴仔東西,係自家做个桂圓,你係無棄嫌就收起來!」
 
會長摎桂圓禮盒交分阿富,阿富毋好意思推辭,再三感謝正收起來。會長前腳正走,臺下該位老伯後腳就到,擐一大袋牛眼,在阿富面前停下來,佢講:
 
「斯文哥!靚細妹!今晡日个隨口山歌無簡單,𠊎食恁多歲來,第一擺看著恁精彩个表演,你兩儕係人才,係客家个希望,這係𠊎一息仔心意!」老伯摎牛眼交分阿富,跈等就行開了,阿富看等老伯行遠个背影講,「老阿伯,恁仔細!」
 
阿富摎牛眼放好勢,愛離開時節,轉身對芳玲講,「芳玲!𠊎摎你講一隻祕密。」厥嘴偎兼芳玲耳公,對面頰就唚一下,斡轉頭愛上車,堵好有一群學老妹經過,看着唚面个畫面,有人講,「俺娘喂!」接等係嘖嘖啐啐,突然歸群喊出,「阿姆哀!」哀个聲調又長又高,續等係一陣陣个笑聲。
 
春風滿面个芳玲企在路口,看等阿富个車仔消失在彎斡个山路。
 
 
最後更新日期:2015-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