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屆桐花文學獎一般組新詩類優等獎【阿婆拜天穿】

正月二十天穿日。我站在講臺前
故鄉阿婆炸年糕的油鍋,滔滔
我的口試發表天文學中的黑洞
天空破洞了
我的研究和阿婆的信仰同樣的混沌
很難了解,彼此距離這樣遙遠
阿婆在她的世界裡,不會說國語
我不懂得客家話只會點頭和微笑
她的天下,我的天空
我們好像說著同樣的故事,卻
經常流於各自表述
她拜天穿的想法一廂情願
那日不拿鋤頭,不拿針線
她迷信天空不能有破洞,每年只祈求
一次一桌的圓滿
我論文中的黑洞,像貪婪的稅官
不斷過度開徵了她的青春
家族的聚會我很少趕到,一如
屢屢因忙碌錯過她的生日
阿婆一個人,獨自拜得很虔誠
一大盤的年糕是許多天隔夜的早餐
她的眼光早被看穿
天穿日,坐在家門前等待盼望
我在的城,她在的莊
最後更新日期:2018-09-10